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分寸(18禁)


分寸

文/劉育志

午餐時刻,我正開心扒著便當,呼嚕嚕大口嚼,不顧形象那一種。休息室邊角,護理師睿芸趴在粉紅壁報紙上,一旁有幾支七彩麥克筆散著,正在忙碌。睿芸二十初頭歲,到醫院上工半年多一點,開朗活潑的性子,人緣甚好。她上大夜班,今個兒下了班還留在病房,一副認真模樣。

「劉醫師,能不能問個問題啊?」睿芸抬起頭問。

我點點頭,滿嘴的油膩大口嚼著。

「“ㄧㄣ”“ㄉㄧˋ”要怎麼寫啊?」睿芸清脆著問。

我心頭一震,險些兒噴出滿口飯粒。

「啥!?」以為是耳朵聽花了,便強自鎮定。

「就“ㄧㄣ”“ㄉㄧˋ”啊,要怎麼寫啊?」睿芸又唸了一回,咬字加倍清晰。

這一回聽仔細了,不禁心下大驚,時代變了,大大不同了,年輕女孩已經可以在大庭廣眾、睽睽眾目下提出如此私密的問題,臉沒紅氣不喘。

我盯著睿芸她一雙眼,轉念想:「等等等等…此間必然有詐,莫要魯莽回答,落入圈套。」

偏偏瞧她又是滿臉正經模樣,不似說笑捉弄。我一邊假作思考貌,其實腦子正飛快思索著。

桌上擺著壁報紙、麥克筆,「或許是要寫衛教海報什麼的。」我心想。偶而病房裡都會製作一些教材,提供病患及家屬基本簡單的醫學知識。

不過,這裡是外科病房耶,平常都是開腸剖肚,又怎麼會有關於「陰蒂」的衛教海報。縱使是稍有相關聯的手術,可也全沒半點印象,連聽都沒聽說過。

我支支吾吾,一時不知該作何回答。人家姑娘兒問得如此落落大方,偏偏我卻這樣扭扭捏捏,可會給人看小了。要是避不回答,豈不越顯得心中有鬼。

其實, 「陰蒂」和鼻子、耳朵、手指頭一般,都是人體的一部分,又何故這樣難以啟齒,也不過就是個解剖學上尋常的專有名詞罷了。

轉念一想, 「啊,可能是要問『陰蒂』的英文怎麼拼吧。」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圓滿解釋,算是有了台階下,心中大喜。

秉持醫學教育為出發點,如何能心有旁念。我若無其事地說:「喔!就c…l…i…t…o…r…i…s」一個一個字母拼給她聽。

 「c…l…i…t…o……吼!什麼跟什麼啦!人家不是問英文!」睿芸蹙起眉頭,拿著壁報紙,走到跟前來。

 「不是問英文…」我又慌了,「苦也,這一朝是給逼到懸崖邊,退無可退。」

 睿芸提起指頭,指著壁報紙上頭的粗體字問:「這個“ㄉㄧˋ”到底是“艸”字頭還是“竹”字頭啊?」

這麼一看,我幾乎是要破涕為笑,大大鬆了口氣,卻越是無地自容。羞已!休矣!

只見上頭幾個赭紅色大字寫著「請勿亂丟烟蒂」。

欸!莫要責怪小弟死腦筋、食古不化,我可是生在那個連上健康教育都是遮遮掩掩的年代呀。唉…偏偏,越是禁絕,就越是好奇;越是遮掩,就越是往腦裡鑽去…

我不禁憤恨恨地想,睿芸這小妮子該重重打屁股,「烟」唸“ㄧㄢ”,不唸“ㄧㄣ”,被她這麼一攪和可害得我全亂了分寸。「有邊讀邊」,害人不淺,折煞人也!


臺灣的病人最幸福:有圖有真相

作者:劉育志  出版社:台灣商務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