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處處都飯桶,天天都誤診!



處處都飯桶,天天都誤診

文/ 劉育志


在現今社會裡「誤診」被認定為滔天大罪!


「誤診」的數量究竟有多少?這是絕大多數人都非常好奇的一件事。

每一回只要有人出面控訴「誤診」,總會立刻招來大量媒體的關注,大量嗜血鄉民的鼓譟批判,儼然成了是天理不容、萬惡不赦的大罪。

身為「飯桶醫學界」的一員,忍不住要出面告解。其實,「誤診」天天都有,處處可見。

驚!如果天天都有「誤診」,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那新聞報導怎麼寫得完?


沒錯,再多十個版面也寫不完,保證寫到手軟,寫到這輩子都不想再寫。

什麼?!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那要怎麼辦?!

請‧淡‧定,先別急著舉手發問,讓我們把這裡看完。

國際上最負盛名的醫學期刊泰斗NEJM,在網站上有個單元是「Image Challenge」,這個單元每次會提出一張照片或影像讓全世界的醫生來作答挑戰。

這是一張胸部X光片,旁邊有五個選項可以作答。多簡單呀!選擇題耶!

  

點選完答案就會出現答案,正確或錯誤。

而且在答案旁邊,還會出現每個選項的作答比例。

您可以發現,在四萬五千次作答裡,作出正確診斷的恐怕不到25%

喏,一開始就說了嘛,「誤診」根本就是隨處可見,俯拾即是。

  

 (咦…底下好像有在騷動…) 鄉民說:「馬的!看片子有什麼困難,醫學院在搞什麼?居然教出一堆飯桶!」

是的,「全世界」的醫學院都是飯桶,無一倖免。

為了避免遭到「誤診」,全民都應該要開始學習看片子。

就讓我們從「判讀影像」的基礎教起。先來看看最基本的影像。

請問這是什麼東西的影像?

(鄉民說:三角形!太簡單了。)

    


這是什麼東西的影像?

(鄉民不耐:圓形的皮球啊!廢話!)

  


這又是什麼東西的影像?

(鄉民說:冰淇淋、花瓣、披薩…沒有難一點的嗎?)

    


這三個看起來簡單到爆、又互不相關的影像,其實是同一個東西。

(鄉民說:幹!騙肖耶!)

   

沒騙你,真的是同一個東西。一個簡單又平凡的圓錐體,原來就可以產生如此多變、又截然不同的影像。



那人體內的腫瘤及病灶的複雜度及診斷困難度就更是千倍萬倍於此。

隔著肚皮、隔著頭骨作出的任何診斷,其實都只是用相當有限的資訊所得到的推論及猜測。

此間還牽涉到儀器的物理極限、人為的刻意隱瞞和許許多多的外在因素。

術前的診斷與術後的答案會有差距,這幾乎可算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本來存在,也將會永遠存在。

有太多鄉民會大聲指責,為什麼不等「確診」之後再開刀?

因為,得到「確診」的方法只有兩個。第一個,等人死了,由法醫解剖驗屍。第二個,由外科醫師取出檢體,送交病理檢驗。任君選擇。

鄉民又會嚷嚷:「一開始看到有病灶,開完刀說沒有,那我的膽囊或我的盲腸不就被白白割掉了!」

這麼說好了。

今天咱們去搭飛機,只要航空公司接到電話說:「有炸彈。」不論是語帶威脅恐嚇,或是嘻皮笑臉的惡作劇,航班都會立刻被暫緩,機艙裡的所有行李會被徹底地卸下搜查過之後,才會放行。縱使是已經升空的客機,都會下令降落,不敢有絲毫大意。

那許多被延誤航班的人兒,或許行程被取消了,蜜月被延誤了,但絕對不會有人怪罪航空公司「白白搜查行李」,更不會有人因此對航空公司提出控告,要求鉅額賠償。因為如果沒有去搜查,有人敢安心地坐上去嗎?

同樣的,當身體發出警訊時,不論是「真實」或是「誤報」,同樣也沒有人敢掉以輕心。因為闌尾炎不治療會在幾天之內演變成腹膜炎、敗血症,甚至導致死亡。

而膽囊內的病灶最嚴重可能會是膽囊癌,而膽囊癌的預後很差很差。

術後證明「沒事」當然很好,而且如果沒有被證明「沒事」,您睡得安穩嗎?

還是有人打算證明「有事」之後,大肆慶祝?


  

超音波是目前診斷膽囊疾病最好的工具。

根據放射科的權威期刊Radiology的數據,術前超音波疑似膽囊息肉的病灶,在術後發現僅有31%是息肉,有57%是膽結石,另有12%找不到病灶。

手術是驗證診斷的必經過程,這不叫「誤診」,更不是「無端」、「白白」挨刀。




這群飯桶不是魔術師,也不能未卜先知,都只能用有限的資訊作出選擇與判斷。

人間事哪能盡如人意?

「誤診」隨處可見,「誤診」並非該死的「診斷錯誤」,而是必然存在的「診斷誤差」。



最後用一張圖送給依然堅稱「誤診就是誤診」的鄉民。

請問,圖片裡這幾位性感尤物,究竟誰才是真女人?

小心,不要「誤診」喔,那樣上了床可就…

祝好運!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