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撐過去,天國近了?!

  


撐過去,天國近了?!

文/ 劉育志


婦產科醫師缺乏的問題在中小型醫院已存在許久,而問題仍持續擴大。臺大醫院婦產科自七月份起又有三位醫師離職,人力減少一半,五十多歲的陳思原教授也需要開始值班。

對這種狀況可以有兩種解讀,一種是「太好了,連半夜看診的都是教授!」,一種是「這樣究竟能夠撐多久?」


  


熬夜上網、打牌、談戀愛,在二十歲的年輕人來說是家常便飯,玩到天亮也是倒頭就睡,反正翹個課就能夠補眠。但對於年過四十,甚至五十的人而言,熬夜絕對苦不堪言。「站咧無元氣、坐咧就哈欠、倒咧睏未去」就是非常標準的寫照。


偏偏熬夜值班後,隔天完全無法休息,還需要門診、開刀、看病人。連續工作長達三十二個小時以上。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 條第1 款規定,汽車駕駛人連續駕車超過八小時不得駕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4條規定,汽車駕駛人連續駕車超過8 小時經查屬實,處新台幣1,200元以上2,400元以下罰鍰。這些限制就是為了避免因為長時間工作的疲累造成危險事故(參閱:我沒醉!我只是沒有睡 )


8小時便須予以限制,何況32小時。既然認定疲勞開車有危險,那開藥、開刀呢?(參閱:精神不濟,請勿開車!那...開刀呢? )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婦產科醫師缺乏不是在一夕間發生的。


近十二年來,台灣執業醫師的總數逐年增加,由28,149增加到39,960,成長41.9%,但婦產科醫師的總數維持在兩千一百餘人,幾乎是零成長的局面


  

新血嚴重缺乏,只剩前輩們獨挑大樑。使得執業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年齡已達到54.8歲,由婦產科醫師的年齡分布()可以看到許多人都將在五到十五年內退休。



  

如果狀況沒有改善,在可預見的未來年齡分布就會變成這樣。



  


  




    


全台三百六十八個鄉鎮當中,已有超過六成找不到婦產科醫師。更可怕的是,就算有婦產科醫師,也可能不想、不願或不敢替人接生。截至2012年,仍有執行接生業務的婦產科醫師僅有八百餘人。


總是有人說:「怕什麼,生孩子找助產士就行了,要婦產科醫師幹什麼?」


的確如此。這個問題我們在 分娩大樂透,抽了再上! 討論過,也就不再重述。


不過,容小弟提醒,2011年全台灣登錄執業的助產士()僅只有84位。


是的,我沒有寫錯,你也沒有看錯,真的只有八十四位…比立法委員席次還要少說。

講了這麼多,但,人總是善忘的,總是沒辦法由數字想像出事態的嚴重程度。


因為數字終究只是個數字,沒有重量,沒有聲音。


舉個例子來說,194112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擊沉數十艘船艦。


美國海軍有二千餘人陣亡,其中有1,177名將士屬於亞利桑那號戰艦。一眼看過去,1,177就只是個數字,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不痛不癢,毫無感覺。


不過,當陣亡將士的姓名被一一刻下,填滿整座牆面時,我們便能感受到那股肅穆悲壯的氛圍。


  


同樣的,光看「全台共有223(60.59%)個鄉鎮無婦產科醫師接生。」這麼一段話,恐怕很難給大家留下具體的印象。


因此,只好占用一點點的時間,請大家耐心地看完以下的名單。這是台灣無婦產科醫師執行生產業務的鄉鎮。


    


看完這麼一長串令人屏息的名單之後,難道我們還能輕易地相信長官所說的「今年撐過去,就好了!」


究竟是太傻?還是太樂觀?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