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人體交易》人吃人,狗咬狗,醫學該往何方?



《人體交易》人吃人,狗咬狗,醫學該往何方?

文 / 白映俞 醫師

作者史考特.卡尼 (Scott Carney)在書的開頭就下了個猛藥,他說:「不要再說什麼叢林深處的食人族了,當今的人類對人肉的欲望程度才是史上最高的。

身為調查記者,史考特在印度地區居住及研究調查經驗長達十年之久,為社會大眾整理關於「人體交易」的深入報告。

原來,人體的市場是如此地血淋淋,幾乎就像是ebay的網路市集一般,什麼都買,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人骨法器的產生是用來加持教徒的修行,醫學生也需要研習全身上下各種骨頭,因此有了小賊們盜土葬者的墓,攔截火葬者的儀式,打擾死者踐踏生者就為了取得屍體分屍,再獲得骨頭出售。

東南亞海嘯過去,國際援助依舊到達不了各個災區,於是掮客趁機教唆整村的人都去賣腎,而這些人除了換到一道30公分長疤痕及虛弱的身體外,僅有千元美金不到的津貼,其餘都被掮客同海嘯般地吞噬。




當好萊塢的明星把領養小孩變成一種時尚,一種風氣,有誰知道,這些小孩常常不是“真的”孤兒,而是被偷拐搶騙進去孤兒院,再仲介賣到國外白人家庭,逼著原生父母踏上尋兒之旅,經歷多年的垂淚及無奈後,往往還是得到心碎的結局。

在高失業率的國家,有一門獨特的職業,就是捐卵。俄羅斯或東歐女性的白皮膚挺鼻子和高挑身材,讓她們成為熱門的卵子提供者,然而,這也意味著她們需要接受高劑量的賀爾蒙,以及高劑量賀爾蒙帶來的副作用,甚至死亡。


除了訂製baby外,還可以“嬰到付現”,代理孕母於是鎮日被封鎖於印度生產工廠的狹小房間裡,從妊娠到生產都處在被監視的環境,一生出小孩,就拿著微薄的津貼與孩子說拜拜。



我們看到的是,基於人類對生殖和組織幸福家庭兩樣基本需求,使得領養、捐卵、和代理孕母這幾門生意蓬勃發展,跨入了危險領域。

看到這裡,還有什麼可以賣?

還有血。除了某些國家以利他主義作為購買便宜原料的藉口外,仍然存在著“綁架路人以引流血液”的吸血鬼故事。

還有頭髮。基於各大髮廊對新髮型的需求,廟方把信徒捐贈的頭髮,成綑成打地出售到歐美,一切,還是利益。

甚至,還可以賣“整個身體”,讓自己成為新藥的受試者,這是個充滿靈丹妙藥的時代,大家還是在期待,靈丹妙藥會不斷出現。

看完整本書,對受醫學訓練的我,是極大的衝擊。

是醫學,讓生命與金錢從此緊密地糾纏。

很多我們看來幫助別人的背後,到底又隱藏多少利益糾葛,一個人的慾望,兩個人的慾望,一群人的慾望,(我想要有個孩子、我想要再換一顆腎臟、我想要…我想要…)一路堆疊下去的話,就會失控。

目前我們走到這一步,醫療產業讓人們太把“握有購買的力量”誤認為“握有擊退死亡的權利”。

但我們必須承認的是,即使人類對長生不老永遠抱持著渴望,「生與死」依舊不是現金買賣的商品。

人生於世,就會有無窮的願望,再轉化成無盡的需求,最難的是幫別人判定“需求本身有無意義”,但無論如何,只要停止供應,那需求就無足輕重。

醫學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是克服人類對死亡的恐懼,還是滿足人類對於駕馭時間的渴望?

而這樣的命題,能不能找到一個end point呢?




我們的上一代和上上一代,都壟罩在戰爭的陰影下,活得像在逃難,往往爭先恐後的搶一口飯吃,很多東西只想要“趕快搶到手”,至於為什麼要搶,大家也說不出個理由。

希望我們這一代,能有更多人願意思索,急速發展的醫學、科技、金融,帶來的到底是什麼,我們追求的應該是什麼?

而不是一味地只想要更大更多更美更久…

今天就該開始尊重自己的生命,不要明天才突然追趕著即將逝去的生命。

今日你還在浪費著生命,明日會發覺生命已遠離你了。

 


人體交易

作者:史考特.卡尼

出版社:麥田


看更多精彩好書: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