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男人行不行


男人行不行

文/ 劉育志

70多歲的老先生撐著木杖一拐一拐地走進門診,右腳腳掌又紅又腫。

「怎麼受傷的?」我問。

「沒特別受什麼傷,就家裡淹水,清掃整理完之後就覺得腳掌不舒服,才兩天就變這個樣子。」老先生吃力地坐了下來。

「伯伯,這個有細菌感染啦。」我說。

「那要怎麼辦?」

「我先開藥給你吃,如果沒有改善,可能就要住院了。」

老先生一拐一拐地離去,不過隔了兩天,卻是坐著輪椅進來,小腿肚以下紅得發紫,連鞋子都穿不下了。

「醫生,越來越嚴重了。」推著輪椅的太太焦急地說,「你開的藥,我先生統統都沒吃!講都講不聽,就是堅持要自己敷草藥。」他們夫妻兩人看起來差了10來歲。

我彎下腰看了狀況,「伯伯,裡面可能都已經化膿了,需要開刀喔。」

一聽到開刀,太太氣急敗壞地數落,「你看你,講都講不聽,搞到這個樣子!小病弄成大病,你以為自己很行啊!」想來平常在家裡太太就比較強勢,罵起人來毫不留情。

看老先生一臉猶豫,我補充說明:「這個要趕快處理,不然會有生命危險的。」

「可是……」老先生欲言又止。

「還在可是什麼!該處理就趕快處理,有什麼好拖拖拉拉的!查甫人這麼沒路用!」

跟診的棠芝試著打圓場:「伯伯你好好考慮一下,不用太緊張啦。」

「考慮啥?有什麼好考慮的?做事情沒一件成氣候的!」太太依然咄咄逼人,「醫生開的藥你不吃,這根本是活該!」

在外人面前被奚落,老先生終於按捺不住,聲音也大了起來,「說夠了沒!整天只會嫌!嫌!嫌!」

「還不都是妳常常在嫌我太軟,嫌我不行,我怎麼還敢吃那些藥!」老先生理直氣壯地講:「妳三天兩頭就來要,吃完了如果又腎虧那不就更慘!」

老先生把床笫之事拿出來嚷嚷,氣呼呼的太太漲紅了臉,而一旁的棠芝則紅透了耳根兒。

原來,在老先生的觀念裡,「命」可以不要,「腎」萬萬不能虧。不管多大年紀,「行不行」永遠都是男人心中最最在意的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