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染髮會不會致癌?


染髮會不會致癌?

文/ 白映俞

一年中總有些時候,想要改變造型,是說走在路上,隨處可見的染髮888元,也還真讓人心動。

每次我一提起染髮的念頭,老公就會冷冷地說:「那個會得癌症啦!」

好像曾經聽說是這樣沒錯,可是,這說法究竟有沒有根據呢?

染髮最常與膀胱癌、白血病、淋巴癌等綁樁在一起,偶爾還散見腦瘤及卵巢癌的可能。

我們還是加緊腳步,看看到底染髮及罹癌的關係強不強。

我們當然不想看「吃」染髮劑的白老鼠傷亡慘不慘重,所以跳過動物實驗。

然而,這些小老鼠沒有死得不明不白,美髮業者在1970年代的末期大動作地替換了染劑的配方,排除了明確有致癌性的物質。

那我們就從每天都會碰到各種染劑的美髮師下手吧。

在2010年,職業環境醫學雜誌整合分析42個小型研究後,發現,美髮師得膀胱癌的機率,是一般人的1.3倍;若這個美髮師執業超過十年以上,那他得膀胱癌的機率就是一般人的1.7倍。[1] 

喔喔,看來染劑真的有點毒,接著我們想問的是,我不是美髮師,沒有天天碰染膏,也不是天天染,難道偶爾染一次也不行嗎?

以下我們就分開看“個人染髮”,與幾種不同癌症的關聯。


染髮與膀胱癌

有研究指出染髮會使罹患膀胱癌的機率增加,但也有反對意見。

這時候就會跑出整合分析研究,2005年5月份的JAMA (美國醫學會雜誌)統合79篇研究報告後,指出個人染髮並不會增加膀胱癌的機會[2]。

另外,曾有研究指出如果美髮師使用手套,不碰觸化學物質,就會減少罹膀胱癌的機率,但自己在家染髮,戴手套有沒有好處,倒是不清楚。


染髮與血液相關癌症(像是淋巴癌、白血病等等)

先來看個聳動的,這篇論文在1988到2003年這15年間,收集了4,461位女性淋巴癌患者,和5,799位女性非淋巴癌患者,發現從1980年之前就開始染髮的女性,得淋巴癌的機會是不染髮的人的1.3倍。[3]

但好消息是,當有研究說染髮會增加血液相關癌症機率,就有研究說不會,其結論還是滿衝突性的。

進一步探究後,目前又得知帶有某些基因的女性,比較容易受到染髮的影響,但狀況未明,在這就不多說明。   

染髮的方式實在太多了,科學家們當然搞不清楚。

於是,如果大家想問「染成哪個顏色會不會有差別?」

嗯,是這樣的,充滿金髮洋妞的論文裡說的是西方人染成愈深色(例如黑色、棕色或紅色)的頭髮會罹癌機率高,但無法肯定是不是深色染髮劑含的致癌物量就比較高?

同時,也沒有專門討論天生黑髮的我們,到底是染成金色比較傷,還是染成黑色比較慘?沒人知道。

僅能找到一個針對東方女性染髮做的大型研究,追蹤70,366個上海女性七年後,有2,437個女性罹患癌症,但染髮或不染髮並非罹癌的危險因子。[4]

至於「多久染一次才會提高罹癌機率?」,可能現在還找不到答案。

科學家只有說,一個人染髮的次數越多,得到膀胱癌的機會就越大。[5]

是說少女時代和濱崎步的健康會導致前途堪慮嗎?

反正,目前能做得結論是,如果不是經常接觸染髮劑的美髮師,以現今的證據多數認為,「個人染髮」會增加「血液相關癌症(像是淋巴癌、白血病等等)」,及增加輕微「膀胱癌」的機率,其餘癌症與染髮的相關性就比較不明顯。

然而,在搜尋的過程中我也不免發現,這個議題牽扯到的是價值千億元的美髮產業,每刊出一篇關於染髮的負面文章,美髮業界就會大動作地解釋。

因此相關論文產量還真的很少,從1992年到2005年僅有31篇英文論文(相信我,這樣叫做超少的啦!)。

欸!到底該拿這三千煩惱絲怎麼辦啊?


[1] Harling M, Schablon A, Schedlbauer G, et al. Bladder cancer among hairdressers: a meta-analysis. Occup Environ Med. 2010 May;67(5):351-8.

[2] Takkouche B, Etminan M, Montes-Martínez A. Personal use of hair dyes and risk of cancer: a meta-analysis. JAMA. 2005 May 25;293(20):2516-25.

[3] Zhang Y, Sanjose SD, Bracci PM, et al. Personal use of hair dye and the risk of certain subtypes of non-Hodgkin lymphoma. Am J Epidemiol. 2008;167(11):1321.

[4] Mendelsohn JB, Li QZ, Ji BT et al. Personal use of hair dye and cancer risk in a prospective cohort of Chinese women. Cancer Sci. 2009 Jun;100(6):1088-91.

[5] Yu MC, Skipper PL, Tannenbaum SR, et al. Arylamine exposures and bladder cancer risk. Mutat Res. 2002 Sep 30;506-507:21-8.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