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好奇頻道》香水會讓人更有魅力嗎?


《Curiosity Channel》香水會讓人更有魅力嗎?


文/ 白映俞


說起香水,它的歷史可比我們想像的還要久。

距今4000年前,地中海東部的基提島已經開始製作香水,甚至建造出4000平方公尺大的香水工廠。

於西元九世紀時,阿拉伯的化學家寫了本關於香水的專書,介紹了上百種的香水成分,以及107種製作香水的方法。


波斯的科學家為了獲得玫瑰的香氣,而發展出我們所熟知的蒸餾法,沿用至今日,無論是蒸餾的方法或是玫瑰水,都大大地改變了人類的生活。

     

那麼,人類為什麼會需要香水呢?

古早人的衛生環境條件當然不夠好,在文藝復興時期,香水主要是貴族和有錢人用來遮蓋如廁之後所產生的體味。

想想看,連雄偉的凡爾賽宮都沒有一處廁所或盥洗設備,於是在花園散步的貴婦們走著走著想噓噓時,就蹲下來用漂亮的大澎澎裙擺遮著隨地大小便,甚至連王太子都不得不在臥室的壁爐內便溺,便便完就蓋上香水的味道。

嘖,難怪法國是香水大國。

是說現在還會隨地大小便的人應該不多,但香水的地位卻不降反升,轉化成性感及魅力的象徵,從各式各樣的香水名,像是“誘惑”、“驛動”、甚至“毒藥”,就可以看出,香水還真是充滿女性的陰謀。

自從瑪麗蓮夢露說:「我只穿幾滴CHANEL NO5.香水睡覺」後,男人女人都無法抵抗香水帶來的遐想,實在是太有畫面啦。

確實,“氣味相投”對建立人與人之間的好關係相當重要,即使人是視覺系的動物,嗅覺其實也偷偷地影響著我們;曾有研究顯示,缺少嗅覺的人,會比擁有正常嗅覺的人缺少幸福感。

然而,香水真的能提升人的魅力嗎?

   

抹上香水,能得到路人注目

曾經有研究顯示,若走在路上時掉了皮包或手帕,路人會比較願意告訴那些有搽香水的女人,她的包包掉了。

比較少路人會提醒沒搽香水的女人。[1]

什麼?不想男人只是幫妳撿包包嗎?是要讓男人有想要撲倒妳的衝動?

可惜,幾乎沒有論文證實,香水本身能直接增加女性的性吸引力。

而且,關於香水和性吸引力的論文可說是出奇地少。

絕大部分的論文證明的是,人類會製造費洛蒙,會偵測費洛蒙,也對費洛蒙有行為上以及內分泌上的反應。[2]


費洛蒙廣泛地存在各種生物體系,是動物之間可以通過嗅覺來交流和溝通的一種物質,可刺激體內荷爾蒙活躍起來,在大腦引起興奮、狂喜和快慰的感覺。

從螞蟻、蜜蜂、金魚、烏龜到狗狗,都可用費洛蒙來個嗅覺上的溝通,引發行為上的反應,當然性行為也是。

甚至,這也是傳宗接代的一個重點,因為物競天擇,生物需要有多樣性,所以選的配偶不可以太像自己,這樣子代的免疫系統會容易被擊潰,像小老鼠們會靠著聞尿尿中的費洛蒙,判定對方式不適合自己。

~ 有沒有與性越來越有關係啦?

    

沒錯,討論人類費洛蒙及性吸引力的論文就非常多。

甚至有人說,女性用上含費洛蒙的香水後,會增加男性50%的性關注,七成以上的女性,還會增加約會、親吻、做愛、及睡在伴侶身旁的機會。[3]

泥砍砍,當“香妃”天生麗質且身體會散發異香(可能是無敵版費洛蒙)時,奇芳異馥,沁人心脾,就可以趁得寵之便,刺殺乾隆。(完全是稗官野史,sorry~)

好吧,不小心又說廢話去了。

那香水和費洛蒙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我的香水裡面有沒有費洛蒙呢?


是這樣的,香水的英文是“perfume”,源自於拉丁語中的“per fumun”,亦為“透過煙霧”,指的是香水揮發於空氣中的樣子。

而這個“透過煙霧”,也被指為是散發出類似費洛蒙的氣體。

同時,香水的原料常含有動物生殖腺系統提取的若干味道,

像是麝香貓及抹香鯨,可能也都提供了費洛蒙氣體。

但原始香水裡的費洛蒙含量,其實無法定量。

(倒是現今有廠商開始推出特製的費洛蒙香水。)


既然人體會自然產生費洛蒙,香水裡可能也有費洛蒙,科學家尚未探討的,當自然的體味比上香水,哪一種才會更吸引伴侶呢?

(這跟路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我們要的是伴侶…伴侶…)

   

最後再亂入一下電影「香水」裡的經典旁白:

「有一件香水作不到的事,那就是它不能讓一個人,變成能愛人且能被愛的人。」

講白一點,香水的香氣縱使迷人,也僅能困惑腦袋瓜一下下,

無法讓人發自內心的吸引人或被吸引啊!

這些商品,其實還是人生中,可有可無的點綴品。

千萬別被廣告詞洗腦囉


[1] Guéguen N. Effect of a perfume on prosocial behavior of pedestrians. Psychol Rep. 2001 Jun;88(3 Pt 2):1046-8.

[2] Wysocki CJ, Preti G. Facts, fallacies, fears and frustrations with human pheromones. Anat Rec 2004;281A:1201–11

[3] Norma L. McCoy*, Lisa Pitino. Pheromonal influences on sociosexual behavior in young women. Physiology & Behavior 75 (2002) 367– 375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