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小解好風景



小解好風景


刀下人間 / 劉育志


小吳從大學時代就喜歡玩攝影,常常一個人泡在社團暗房裡靜靜玩著光與影的畫作。

他去兼家教賺來的錢幾乎都花在攝影上頭,正片、負片什麼都玩。他對於影像的堅持,在我們眼中已經是近似頑固的怪癖。無論到哪兒,他都會認真背著又大又重的單眼相機。

幾年前數位相機開始流行,他抗拒了好一陣子。後來,漸漸發現數位相機所呈現的影像品質越來越好,又能節省許多底片的開銷,這才換購數位相機。畢業之後,攝影依舊是他生活的重心。

上回小吳舉辦場小型黑白攝影個展,幾個老朋友也都到場祝賀。大夥兒好不容易有機會聚在一塊兒,也就熱熱鬧鬧地逛著一幅幅作品,品頭論足。展場裡有幅作品很有意境,雖然只有枯枝芒草,卻讓人忍不住駐足。

老李望著望著,忽然一個擊掌,道:「啊!我知道這張在哪裡拍的!」

「真的假的?看樹枝就認得出來?」我們揶揄。

「小吳,這是不是上回我們去四草……然後有人那個……的時候…」老李指著相片問。小吳點點頭,露出一絲詭譎的微笑。

「馬的!算你厲害,在那裡竟然也拍得出這種好貨!」老李咧嘴笑著。

「多虧阿志的膀胱這麼會找地點。」小吳呵呵一笑,「你們下車解放,我看畫面還不賴,就『喀嚓』帶回來了。嘿嘿,再旁邊一點點就是你們的背影啦!」

小吳後來講了一段話真是很有道理,讓我一直記在心裡,他說,「其實處處都有風景,差別只在取景的角度與寬度。」剛玩攝影的人總希望在有限的畫面裡裝進最多的東西,結果只讓畫面忙亂、沒有焦點。

其實,人生不也是這樣,有很多的美好,卻也有很多的不堪與痛處。偏偏,在面對人生時,很多人也都犯了取景的大忌,只是貪心地想要更多,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放過。

而當我們在羨慕別人的擁有時,卻又都忽略了另一個面相。正如人們在讚嘆那一禎影像的美好時,誰又曉得在短短幾米之外,有群不討喜的大男人正煞風景的排排站好,回應大自然的呼喚。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