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好奇頻道》讓人無法自拔的鴉片類藥物

    

Curiosity Channel》讓人無法自拔的鴉片類藥物

Miss Cu(白映俞) & Mr. Cu(劉育志)



鴉片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毒品之一,歷史上更是有著赫赫有名的「鴉片戰爭」。

鴉片的主要原料源自於罌粟。

罌粟花相當美,是很有價值的觀賞植物。



 



世界各地的沙拉中,可能都藏有罌粟的種子─罌粟籽。





不過我們今天要講的,是罌粟蒴果外殼提取出的鎮定麻醉成分,包括嗎啡(Morphine)、那可汀(Narcotine)、可待因(Codeine)等。



吸食鴉片會上癮,是大家小學就知道的事情。

清朝年間的「鴉煙流毒,為中國三千年未有之禍」,

當時全中國大陸的人從王公貴族到平民百姓,都深陷其中,

吸著吸著讓國庫逐漸空虛,身體耗弱,成為東亞病夫。

後續的鴉片戰爭更深遠地影響到中國大陸政治及外交的發展。





因為鴉片的麻醉與鎮痛的效果實在很強大,

除了清朝人外,縱觀整個19世紀,

鴉片在英國、西歐和美國被廣泛地應用,

就像今天的阿斯匹林(Aspirin)一般。





直到今日,鴉片類的藥物依舊是常見的藥物。

那麼,什麼情況叫做對鴉片類藥物有成癮的情況呢?

主要有符合下列這些情形:

1.有強烈想要得到這種藥物的慾望

2.對控制使用藥物的行為有困難,像是無法控制何時開始、何時結束、或使用的程度。

3.不用藥或藥量減少的話,身體方面會有戒斷症狀。

4.需要的藥物用量越來越多。

5.因為藥物的使用,讓此人忽略其他來源的快樂,而花上越來越多的時間取得和使用藥物。

6.即使明顯對身體有害,像是傷肝、精神不繼、認知變差,還是繼續使用藥物。 

科學家們也試圖找到為什麼使用鴉片類藥物會成癮的原因,

發現單純使用於止痛的鴉片類藥物極少造成藥物成癮。

真正鴉片類成癮者絕大部分還有精神方面的疾病[1]

而且這些精神疾病是在成癮前就有的困擾。



同時,鴉片類的藥物可以抗憂鬱及抗焦慮,

成為了精神疾病患者自我用藥的好選項,進而造成藥物依賴。

長期使用鴉片類藥物後,體內的接受器就會永久失去調控,

不用就會有戒斷症狀,於是只得一直尋找藥物。



另外還有研究顯示,當停止使用鴉片類藥物時,

體內的血清素分泌失調,會造成憂鬱的症狀及其他情緒問題。[2]



這時候問題來了。

為什麼醫師還會繼續開藥給這些已知的鴉片類藥物成癮者?





根據美國的大規模調查,在2010年美國對鴉片類止痛劑成癮的患者數目攀升到兩百四十萬,佔總人口的0.8%。而且,從1992年到2000年不到十年的時間,新的藥物成癮者增加了225%。藥物成癮不該被鼓勵,但是面對藥物成癮者,醫師常常還是開出了處方,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加州史丹佛大學的精神科醫師Anna Lembke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提出了三點看法,解釋醫師為何會繼續開藥給鴉片類止痛劑的成癮者。[1]



第一個原因是醫學對疼痛處理方法上的改變。

在十九世紀,醫生是反對各種止痛的。在當時的觀念裡,疼痛甚至還是個好現象,能有疼痛的感覺代表著身體仍然活躍,還能對傷害做出反應。

因此,有好長的一段時間,病患身體的疼痛是完全被忽略的。

隨著醫學的進步,醫師不只照顧到病人的生與死,還要照料到每個細微的感受。因此,解決病人的疼痛,現在已經變成醫生的絕對責任。甚至,在2001 年,加州的醫學會通過了一條史無前例的強制令,要求所有有執照的醫師 (除了病理科醫師及放射科醫師之外),都要修習一整天的“疼痛控制”課程。

自此,病人自述的主觀疼痛經驗成為第一優先需要考慮的事情。

醫師逐漸變成需要滿足病人的需求的服務業。甚至,美國還設有網站讓病人考核醫師是否為“關心病人的醫師”,而且病人的滿意度也會影響到醫師在院內的評分。不開止痛藥給藥物成癮者,幾乎和不關心病人感受畫上等號。你說,醫師能不開藥嗎?



第二個原因是現今社會風氣傾向認為,「醫學應該,也可以,終止避免所有的苦難」。

無論是心理或身體的疾病,一定都找得到病因,也該得到醫治。當鴉片類止痛劑成癮者抱怨著疼痛,但醫師不給予治療之時,輿論會認定醫師有責任終結病人的苦難,甚至「醫師讓病人持續疼痛,會進一步造成病人心理的創傷」。

這樣的社會風氣讓醫師陷入窘境。其實,當藥物成癮之後,這些患者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設法拿到鴉片類止痛劑。病患是這麼說的:「我知道我有鴉片類藥物成癮的問題,這全是醫師的錯,他們開了這些藥給我。不過,假設他們不開給我,讓我繼續疼痛,我可是會告醫師的喔!」不開藥,會有法律上的威脅,也有輿論攻擊的危險。你說,醫師能不開藥嗎?



第三個原因是跟金錢和時間有關。

基本上,治療藥物成癮會花費醫師大量的時間教育和諮商病人的狀況,且幾乎拿不到給付。而且,這群病人通常會到最忙碌的急診部門要求止痛,不會在常規的門診時間上醫院接受諮詢和教育。急診醫師救助急重症早已分身乏術,實在無法花時間在藥物成癮者的教育上。你說,醫師能不開藥嗎?



看完以上三點,你是否也發現,醫師簡直變成藥物成癮者的人質,不開要真的不行呢?!

至於解決的辦法,Anna Lembke醫師呼籲要從幾個方面著手。首先是當醫師第一次開鴉片類止痛藥,給從未用過這類止痛劑的病人時,需要上網登錄使用的原因理由以做控管。而且,我們需要教育社會,醫師不在成癮患者身上使用止痛藥,並非治療不當,也非不關心病人,更不是故意讓病人受苦。一定要減少社會大眾對醫師過度期待和輿論譴責,同時去除法律上的威脅,醫師才可能幫忙病患去除藥物依賴。而且,醫療給付方面需要調高「治療成癮」這個項目,尊重醫師花的時間精神,畢竟,醫師花在病人身上的時間不該比藥物還要賤價。


本文同時發表於PanSci泛科學:為何醫師會繼續開藥給鴉片類藥物成癮的患者?



[1] Chen KW, Banducci AN, Guller L, et al. An examination of psychiatric comorbidities as a function of gender and substance type within an inpatient substance use treatment program. Drug Alcohol Depend. 2011 Nov 1;118(2-3):92-9.

[2] Celia Goeldner, Pierre-Eric Lutz, Emmanuel Darcq, et al. Impaired emotional-like behavior and serotonergic function during protracted abstinence from chronic morphine. Biol Psychiatry. 2011 February 1; 69(3): 236–244.

[3] Anna Lembke. Why Doctors Prescribe Opioids to Known Opioid Abuser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5 Oct 2012;367(17):1580-1581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