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860天!前所未有亞馬遜河徒步大冒險》克服自己的心智最難

  

《860天!前所未有亞馬遜河徒步大冒險》克服自己的心智最難

文/白映俞

愛德是個32歲的英國上尉軍官,在阿富汗服役過,退役後在世界各地帶領探險活動,然而他腦海裡還有更瘋狂的計畫。

他要徒步走完亞馬遜河全程。

於是他找了各方資助,背上現代的通訊裝備,從亞馬遜河的源頭橫跨南美洲,直到亞馬遜河注入大海。

   

聽起來好危險。

畢竟這是個巨蟒、鱷魚、及各種野生動物的國度。

過去我們認為寫亞馬遜的書會把危險藏在每根原木之下,但事實是,作者越走,就越不覺得野生動物是種威脅,甚至他覺得越過叢林比走在倫敦閃避扒手和車流還安全。

若最致命的不是野生動物,那是什麼呢?

   

是「人」。

不管是原住民、毒梟、伐木業者、採礦業者,都讓愛德吃盡了不少苦頭。

對愛德大吼大叫、拿泥土塞嘴、拉弓拿刀追殺。

而愛德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各方解釋著,他不是邪惡白人,不是“削臉人”,不是要來追緝運毒、走私、或追查任何不法勾當的。

但在旅途中,愛德還是遇上許多“壞人”,硬要找他麻煩。

 ( 後來愛德承認把人簡單地分類成好人壞人是可笑的事情, 但不幸地,疲憊的旅途讓他不得不直指這些人是“壞人”。)

面對許多質疑,愛德只能堅定地表示,他只是單純地想要好好走完這一程。

所以愛德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接著,他發現,更危險的,是自己。

(有點周處除三害的fu~~~)

走路時,腦袋會找一些事情想。

但通常在叢林沒有什麼好想的,這種能量就會變成負面能量。

剛開始時,這樣的負面情緒最終聚焦到探險夥伴身上。

找不到怒氣的發洩點時,就開始把積怨吐在對方,因此三個月後,另一名探險者路克受夠了,離開了。

   

危險容易應付,單調平凡的日子卻讓人難以克服。

越走,愛德的熱情、能量、生命都一點一滴地流失。

長期的疲累會耗盡人對所有事物的熱情

這本「860天!前所未有亞馬遜河徒步大冒險」的紀錄內,

出乎意料之外地鮮少提到壯觀的林木,佈滿苔蘚的板根,或是不斷叫喊的鳥類及猴子。

這本書說的,其實是一場如何控制心智的旅程。

長達兩年半的探險,讓愛德的大腦孤獨、無趣、又遲鈍,懶散又無聊的大腦繼續創造負面思想,放大問題然後再消磨心智。

愛德後來發現,弱點就藏在腦袋裡。

完全在腦袋裡。

後來,他要求自己把探險當作一場遊戲,用正面樂觀的態度開始每一天。

遇到負面經驗的時候,給自己的挑戰就是“不去在意”,不讓它擊敗自己,情況才漸漸變好。

雖說徒步走完亞馬遜河是個輝煌的金氏紀錄。

對愛德來說,這是個更深層的“慎獨”的經驗。

(他大部分的時間還有“喬”相伴,不過也夠孤獨了。)

怎樣讓自己的心智變強,不讓負面情緒淹沒自己?

怎樣讓自己駕馭弱點而不至於被拖累?

變成他這個旅程中最主要的課題─別敗給了自己。

     

我很喜歡這本書傳遞的信念。

從艱困的旅程中體會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讓自身對周遭能更冷靜、滿足、且喜悅。

培養出知道自己是誰、能力在哪、且面對自己的弱點。

或許,繼續這樣培養訓練自己的心智的話,真的可以像「駭客任務」裡的基努‧李維,變得很強大,只用一隻手快速打鬥,身體其他部位卻都輕鬆自在吧。


  

860天!前所未有亞馬遜河徒步大冒險

作者:愛德.史塔福特  Ed Stafford

譯者:紀迺良



更多好看的書:

《別睡,這裡有蛇!》丹尼爾.艾弗列特
 

《最貧窮的哈佛女孩》莉姿.茉芮

《最後的演講》蘭迪.鮑許、 傑弗利.札斯洛

《死刑台前的告別》大衛.道

《人體交易》史考特.卡尼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