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爆肝的秘密

    

爆肝的秘密

文/ 劉育志

所有的醫師在畢業前都需要到內、外、婦產、小兒科去實習,從實際的臨床工作中,學習認識疾病真實的樣貌。

到內科實習時,我被分配到趙醫師這組,他是肝膽腸胃科的醫師。那天上午趙醫師從門診收了一位急性肝炎的年輕人住院,肌膚透著黯黃,看來黃膽已經很嚴重。

「不舒服多久了?」我問。

年輕人有氣無力地說:「前兩個禮拜開始怪怪的,覺得像感冒一樣全身無力,食欲很差,我以為休息幾天就會好。」仗著年輕,他可是毫不在意,結果這幾天尿液越來越黃,才趕緊到醫院就診。


趁著趙醫師查房之前,我把相關病史、檢驗做了整理。

下午是趙醫師固定的教學時間,他認真講解著肝炎的病程:「急性肝炎剛發作時肝指數會迅速竄升,隨後血清膽紅素逐漸爬升,因此黃疸會越來越明顯。像這個年輕人已經有黃疸,所以可以推測他的急性肝炎大約是1至2周前開始發作,如果他在上個禮拜來抽血,應該就會看到很高的肝指數。」

「可是……」我小聲地插嘴:「他上禮拜剛好去做員工體檢,那時候的肝指數都是完全正常的耶?」我從病歷中拿出他的體檢報告。

「哦!」趙醫師接過報告瞄了幾眼,嘴角露出神祕的微笑,「這種狀況之前也遇過幾次,本來我也都想不通其中道理,後來才有高人指點迷津……」


我睜大眼睛仔細聽。

「以後在判讀報告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不是有『數字』就能叫做『報告』。」


「咦?」我一頭霧水。

「你們要很小心,因為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是身強體壯,所以少數的不肖院所在做體檢的時候,雖然收了錢、抽了血,但是報告的數字都不是驗出來的。」


「那……是怎麼來的?」

趙醫師淡淡一笑,「很簡單呀,依照正常值的範圍填進去不就行了。」


「赫!幹嘛要這樣搞?」

「嘿,節省試劑就能節省成本,隨便給個數字,獲利無限啊。」

那回我深深體悟到,臨床工作讓人學到的不只是疾病的真實樣貌,更還讓人見識這個世界運轉,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寫在後面:

因為「爆肝的秘密」這篇文章,引起很多批評,在此稍作說明。

首先文中寫得很清楚是「少數不肖業者」的作為,並沒有汙衊所有的檢驗師。各行各業裡本來就存在匪夷所思的壞分子,就像在地溝油爆發之前,沒有人相信國家認證把關之下我們還會吃到地溝油,在法官、檢察官被收押前,我們也不相信他們會收賄辦案、收賄判案,在醫師被收押前,我們也不相信有人會將檢體掉包詐領保險。

只要在醫療行業裡待得夠久,都會遇到、聽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光怪陸離,尤其是二十年前各種制度仍不健全,更是漏洞百出,利慾薰心的人全然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有人說,為何不檢舉犯罪行為?我曾經公開檢舉不適任甚至嚴重危害病人的醫師,可惜在現行體制下,有權有勢的罪犯永遠可以逍遙法外。最後升斗小民也只能寫寫文章,聊以自慰。

我很清楚,目前大多數執業的醫檢人員其實都是被財團壓榨的一群,他們不會也不必為了業績捏造報告。


小弟不曾也不需要針對醫檢師批判。較常看文章的人,應該都知道「壞醫師」其實更常出現在文章裡頭。我們當然可以選擇對藏汙納垢視而不見,一片和諧,但是壞分子並不會自動消失,制度漏洞也將永遠存在。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