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要命的吻


要命的吻

文 / 劉育志

「唉喲!這個瘋查某,有夠么壽啦!恁爸一定要回去給她好看!」人都還沒送進診間,便已經聽到號叫,伴隨一連串的咒罵。

我探出頭察看,見到推床上的男子捧著條毛巾遮住了半張臉,身上的服裝五顏六色、亮光閃閃,好不耀眼。

垂掛在肩膀上氣派威風的金布條沾滿了血跡。

張天豪是他的藝名,是地方上活躍的主持人,專門接婚禮慶典的場子,改裝過的大卡車展開來後就是個豪華舞台,燈光、音響一應俱全。

「先生,你怎麼了?」

「醫生救命喔!我被莉莉咬了啦!你看,嘴唇都被咬下來了!」張天豪哀號著拿掉毛巾。

我雖然戴著口罩,還是感到濃濃的酒味伴著血腥味撲面而來,只見他的下唇整個撕裂,大大的皮瓣翻了開來,幾處斷裂的動脈正汩汩流出鮮血。

「被什麼咬的?」我皺起眉頭問。

「就一隻貴賓狗。」張天豪一臉憤恨:「幹!不知好歹,我是看牠生得蓋古錐,靠過去要親牠,竟然把恁爸咬成這樣。」原來他口中嚷嚷的莉莉是一隻母狗。

我接過紗布按住傷口,止血是處理創傷最重要的步驟。

「醫生,我是主持人,靠這張臉吃飯,下禮拜還有好幾場,你一定要幫忙處理好。」

「先生,你這個傷勢很嚴重,待會兒會請整形外科醫師幫你處理,但是短時間內要痊癒恐怕不太可能。」

「唉喲!我苦命囉,那要怎麼辦啊?」張天豪平時說學逗唱慣了,立時便泫然欲泣。

「好了啦!不要再唉了!查甫人這麼沒路用!」背著包包走進診間的張太太喝止了他的哀號,

「你敢拼酒,就有氣魄一點!唉得那麼難聽。」顯然老婆很不喜歡他在外頭喝酒。

被這麼一喝,張天豪稍稍收斂,說話的嗓門也就小了,懷著怨恨嘴裡碎碎念著:「那隻莉莉是什麼人養的?我一定要去找他算帳。竟然放一隻貴賓狗出來咬人……」

「哭么!什麼貴賓狗!」張太太劈頭就罵:「死老猴!醉成這個樣子,被咬了活該,那隻明明就是大狼狗啦!你居然還想要把她當小姐摟?喝得醉茫茫,母狗賽貂蟬。死有餘辜!」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