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

《寫給牛寶寶》爸爸的女朋友

 

《寫給牛寶寶》爸爸的女朋友

文/ 白映俞

每次媽媽和朋友聊到妳的時候,好多阿姨都會眼睛閃亮亮地說:「哇!妹妹的爸爸一定很疼她,兩個人一定超黏的吧!」


媽媽雖然是繼續學妳的鬼靈精怪給阿姨們看,心中卻不免困惑:「我也很疼妹妹啊!為什麼大家總是會提到“爸爸會很疼妳”,卻不說“媽媽應該會很疼妳”呢?」

不過隨著相似的對話越聊越多之後,媽媽聽到了更多驚悚的證詞,有的阿姨說:「哼,我女兒四歲啦,都只要跟她爸爸一起睡午覺。有天我叫她跟我一起睡午覺,你知道她問我什麼嗎?我女兒竟然扁嘴,哭喪的臉說:『媽媽我有做錯事嗎?』你說氣不氣人?」氣氣氣,當然氣啊!

還有另一個阿姨聳著肩說:「我女兒啦,五歲,長得就像她爸爸戴假髮一樣,根本就是男扮女裝,每天都跟她爸爸親得咧…我都叫他們去旁邊親,可以再噁心一點沒關係!」還有未卜先知的阿姨搖著頭,嘆息著說:「等妹妹嫁人的時候,妳會看到爸爸哭的比媽媽妳還兇!」

甚至,還有同事提出演化上的證據,說小孩子需要長得比較像爸爸,才會具有演化上的優勢。媽媽打開電腦回顧了一下照片,看到我們在海生館看大鯨魚時的照片,咦?怎麼妳前一秒還和媽媽唱著兒歌甜甜地笑著,下一秒和爸爸的合照就開始咧嘴大笑,一副鬼靈精的樣子,和爸爸簡直是一模一樣,可以報名超像父女臉了。可是再想想,如果爸爸戴上假髮,就是妳三十年後的樣子,想來也叫我不寒而慄呢。

沒錯,說到照相,媽媽又不禁想起,之前媽媽都會覺得,與妳一起瘋狂地玩是最重要的事情,而爸爸總是抱著個相機喀擦喀擦,不和我們狂野地水裡來火裡去的揮汗如雨,一直在那邊照相,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但是自從妹妹妳看過電腦裡存的一堆相片後,就常常會自己走至電腦前,坐到爸爸大腿上,要求著爸爸:「我要看去清淨農場的照片!」「我要看歷史博物館的照片!」甚至,「我要看我小時候的照片!」……阿姐,妳才三歲呢!妳以為妳長得多大了啊!但爸爸知道妳要的是什麼,就點開妳傻傻在喝奶的照片讓妳看得哈哈大笑就對了。

漸漸地,玩的時候衝鋒陷陣的刺激回憶,比不上會說話的清晰照片,一張一張,總讓妳想起更多許多有趣的片段。因此,喜歡上看自己照片的妳,開始愛上了當爸爸的魔豆,越來越愛照相,也越來越配合。

甚至,為了爸爸要求要拍“自己拉行李的妹妹”這樣的主題,妳會願意拉著沉重的行李,來來回回走上四趟,just for photo。讓爸爸的舊魔豆,也就是媽媽我,大嘆真是失寵了。

婆婆媽媽群指證歷歷,加上照片的證據會說話,讓媽媽腦海中浮現水果日報的比較圖,三個格子分別寫著“父女情誼”、“母女情誼”、和“夫婦情誼”,此時那個紅色大大的“勝”,就落在“父女情誼”的一旁。

  

妳可千萬別覺得媽媽小心眼,跟妳計較起長得像誰,愛與妳吃醋。妳想想看,媽媽經過九個多月辛苦的懷孕過程,調皮的妳還讓媽媽痛了一天卻生不出來,只好再劃開肚皮,剖腹產將妳拎出來,一來一往,兩種生產方式的不舒服媽媽可是都經歷了呢!結果,妳居然在演化上需要長得像爸爸?以後還一定會變得跟爸爸比較好?這還真是老天的玩笑呢!

媽媽開始思索,是否“女兒是媽媽的情敵”這樣的流言無誤?因此偷偷地觀察你們父女間的對話。

之前爸爸媽媽下班後,先上樓換衣服,妹妹妳馬上跑來找爸爸說:「你穿吊嘎嗎?那我也要穿吊嘎!」接著就二話不說地把早被汗水濡濕的上衣脫掉,換上米老鼠的粉紅色滾邊吊嘎。再回頭對爸爸補上一槍,一字一句地喊著:「爸‧爸‧你‧幹‧麻‧學‧我‧穿‧吊‧嘎?」反正妳最開心的,就是可以和爸爸胡說八道,接著你們父女倆就高興地穿著吊嘎晃來晃去。

媽媽看到這一幕,只能在牆角搖頭,暗自嘆息著:「如果要學穿衣服的品味的話,怎麼說都應該要向媽媽我看齊吧!爸爸不就兩種裝扮嗎?在家吊嘎,工作襯衫黑長褲…」

再來某天晚上吃晚餐時,我催促著妳吃快一點,這時爸爸就在一旁,對著媽媽使眼色,暗示著媽媽,不要講這個嘛,妳就讓她慢慢吃啊!

後來爸爸媽媽要睡覺前,爸爸又這麼語重心長的對媽媽來一段說教:「妹妹慢慢吃也可以啊,以後都不要催她!和女朋友吃飯,你會催她快一點嗎?」當時媽媽心中一驚,馬上問:「你是說誰的女朋友?」

爸爸理直氣壯的說:「是我的女朋友啊!」

當下媽媽還真是無言。嗚嗚嗚,爸爸這樣講都不會不好意思?!如果是自己女朋友就自己照顧啊,有人叫大老婆照顧小老婆的嗎?再說,以前說的是“女兒是爸爸的前世女友”,媽媽怎麼突然覺得,妹妹是爸爸現在的女朋友,我才是前女友呢?

聽到媽媽心中的吶喊後,爸爸可能想要負起一點道義上的責任,於是與妳周旋吃飯的工作,開始由爸爸接手。媽媽在一旁冷眼旁觀,想要看你們到底要耗多久的時間吃飯?

飯局剛開始的時候,你們看起來相處的挺愉快地,爸爸一邊跟妳玩積木,一邊餵妳吃東西,普通總是把食物含在嘴裡含好久的妳,好像有比較認真咀嚼了一點,看起來用積木引起妳的興趣好像不錯喔。

可惜好景不常,吃了一半過後,妳的速度又開始從歐兜賣的時速,變成拉牛車緩慢步調。這時爸爸不疾不徐地從冰箱拿出妳的新歡─草莓口味的優格,和妹妹妳說:「我們吃優格配飯好不好?一口優格,一口飯。」

這麼新奇的事情在妳聽來當然是樂不可支,也太好玩了吧,可以吃優格配飯呢!妳馬上張開嘴巴大吃優格,那口飯也不再含在嘴巴裡,而是和著優格一股腦兒地溜進肚子裡。妳開心地摸著肚子說:「喔!我吞好快喔!一下子就到這裡了ㄟ!」同時還不忘交代:「媽媽妳要寫聯絡簿,跟Amy說,我吃優格配飯喔!」看來爸爸允許妳做這種怪異的行為,又深獲妳這個鬼靈精的大心。

咳!媽媽當時就想,我才不相信這樣會乖多久。幾天後,優格配飯果然退了流行,妳又開始含飯,不肯乖乖咀嚼。爸爸又拿出各種水果,創造“蘋果配飯”、“櫻桃配飯”、和“香蕉配飯”等等,每一種的功效都不長。媽媽等在一旁搬椅子敲碗看戲,看爸爸還有什麼錦囊妙計,而爸爸還是好整以暇地開口:「妹妹,妳會不會閉著眼睛吃飯?」

噹啷!又中了!妳馬上瞇起雙眼,說:「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接著自動自發的張開獅子般很大的嘴巴準備吃飯,吃了幾口還是不忘交代,要媽媽記得寫聯絡簿,告訴幼兒園的Amy老師,妳在家都會閉著眼睛吃飯。

連續三場勝投的爸爸得意地向媽媽教學:「妳看啊,對臭小孩就是不要太認真,要騙她,這就是魔術啊,魔術看起來令人驚奇,唉唷,講開了解密之後就很無趣,也沒什麼嘛!」爸爸嘴裡雖說著“講破不值三分錢”,臉上明明還掛著連勝的喜悅。咦,難道爸爸想說的是,女朋友總要用騙的嗎?

想當然爾,爸爸也不是每天過年的,怎麼可能一直連勝下去呢?那天爸爸餵妳餵到一半,跑上樓說要去洗手間大號,妳的鬼腦筋連忙活絡了起來,邀請媽媽成為妳的聯盟:「媽媽,等下爸爸下來,我們就一起說:『臭摸摸!』」

等著等著,爸爸去得有點久,妹妹妳又說:「媽媽我快尿下去了!」媽媽我當然是趕快把妳拎到廁所尿尿,可是妳不願放棄,即使一邊蹲馬桶,一邊眼睛還盯著樓梯口,看爸爸下來了沒,直到爸爸一出現在樓梯口,妹妹妳馬上大叫:「臭摸摸!」爸爸笑得岔了氣,沒辦法繼續餵妳飯吃了。

妳故意招惹爸爸的事情還不只這一樁,有次爸爸準備要貼一張字卡在牆上教妳認字,爸爸邊貼邊問:「妹妹,貼這樣會不會太矮啊?」妳立刻衝到牆邊,用下巴頂著字卡,睜眼說瞎話,很故意地叫著:「爸爸,我看不到我看不到。」這時爸爸擺開架式:「我要來打屁股了!」妳就更歡樂地一溜煙的逃跑,故意跑給爸爸追。看爸爸只是做做樣子,沒追上來,妳又不死心的回到牆邊再演一次「爸爸我看不到」的戲碼,等著讓爸爸追打。

講了這麼多妳和爸爸的歡樂紀實,該是媽媽落寞下台一鞠躬的時候了。不過,既然這個男人騙了妳也騙了我,以後要捉弄爸爸的話,可以找我喔。I am in!!!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