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悲慘世界》原來,我們都是

   

《悲慘世界》原來,我們都是

文/ YuHsin


至今為止,我看了四次由金剛狼重操業又唱又演的悲慘世界。


因為第一次看得時候哭得唏哩嘩啦。


讓我發展出喜歡在FB或是Blog上到處爬文看大家觀後感的興趣

理由只是想確認我不是唯一淚崩的歐巴桑。



在想看得朋友都去看過一輪,不想去看得也繼續死守的情況下,

我決定寫一下我眼中的賈維(Javert)

作為電影觀後感,也稍微平衡一下我諧星的角色。


(以下純就電影劇情的角色分析,不考慮原著)
======================================


並不是很認同有人把賈維這個角色書寫勾勒成搞不清楚狀況,

只會墨守陳規和打壓善良老百姓的掌權者或是政府。

「社會是龐雜的組合,透過家庭、教育、同儕等方式,讓大家有相似的價觀。

而制度(Institution)泛指以規則或運作模式,規範個體行動的一種社會結構。

這些規則蘊含著社會的價,其運行表彰著一個社會的秩序。」

我眼中的賈維,是常見的普羅大眾。

不論出身高低,他們往往都平凡、認真、努力,每天打開眼睛都期待西線無戰事。

在他們的想像中,

只要大家各司其職,社會就會安定。

只要願意努力,就會慢慢一步步往上爬。

他們遵守著這個不明白為什麼而設立的遊戲規則,認真地演著人生大戲。

因此,成長中的賈維們積極準備每個關卡。

可以是大學聯考,也可以是公司面試,甚至是婚姻與家庭。

以求自己更接近好公民的角色。

理由往往不清楚,

但能擁有越來越高或是與付出成正比的社經地位,讓他們幸福且安心。

他們支持守護著制度,成為社會穩定的主力。

偶爾也對其他族群的破壞感到不解且反感。

(這時我心中的背景音樂是Stars還有明天會更好。還有Stars我最喜歡的是Norm Lewis版本,好帥好man。愛心。)

短期來看,這樣的價觀沒有適應問題。

但是把時間拉長,或是剛好處於變動期的賈維們,就很不幸

「制度是一種人們有目的建構的存在物」,因應社會需求而生。

儘管至今學者能難以提出解釋制度改變的合理原因

(如:社會價觀的改變、人們的行為互動、或是歷史因素等等)。

但當制度無法呼應、支援社會需求時,就只能打掉重練。

這部電影裡,

刻劃了賈維被尚萬強(Valjean)釋放時的疑惑,與試圖維持制度的榮譽感;

(才不是三小尚萬強以德報怨,看到這種感想我真的很悶…)

描寫了走過法國革命者屍首時,對年輕生命的不捨,以及懷疑原先努力維持社會制度的動機;

(非常喜歡把胸章給加夫洛許Gavroche小弟弟的那幕)

而面對扛著馬留斯(Marius)的尚萬強時,所有不知從何而來的堅持,終於被徹底瓦解。

當賈維投水自盡時,我看到的是面對安裘拉斯(Enjolras)、馬留斯、加夫洛許等人與尚萬強帶來的衝擊,制度的自省、潰敗與抉擇,

亦即明白,當他已經不再適合自己所守護的這個社會時,毅然而然地選擇退場。

感謝導演在該片段時,不單只安排通一聲,然後浪花來喔,賈維掰掰喔…

而讓他結結實實地碎在石塊上,鏗鏘有聲。

這些曾經守護過我們的制度,都是我們曾經走過的歷史,不該就船過水無痕。

即使是退場,即使已經不合時宜,他們都該被好好聽到,都該被好好記得。

然後有很多人,有哪麼嚴重,有必要搞到投水這麼誇張嗎?

(這時候一定要routine自殺不能解決問題…Blablabla…)

與制度(Institution)類似的另一個名詞是體制化(institutionalization),

是用來描述社會角色與行為價已被所處機構或社會所挾持的個體。


引用摩根費理曼在刺激1995中的描述[1]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After long enough,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

(這些牆很可笑。剛開始你恨它,然後你習慣它,夠久之後你就不能沒有它。這就是體制化。)


除了刺激1995中的老皮自殺外,其實很多的論文都觀察到在校園、安養機構或是我們最熟悉的榮民北北們,容易在面對生活周遭變化時,發生適應上的困難。

這些變化,可能是朋友的離開或是生活順序以及價的改變。

而選擇應對的方式中,較常見的是短期情緒改變,

較長期的則可能會出現情緒障礙,但也有更激烈的方式就是自殺。

另外,更讓人擔心地部分在於,

如果這些被體制化的個案,是幼童時代就有的情況,那麼情緒障礙以及其他的表現會更為明顯。

我想看到這裡,如果有認真看電影的人就會知道,

對一個從小在監獄長大[2],然後長期投身司法系統的死腦筋,

後來給自己的選擇的確不會太多。

  

===============================

如果可以,請容我

角色無關對錯,賈維和尚萬強都恰如其份地反應了時代的悲劇。

===============================

如果可以,請容我

不論喜歡與否,我們亦在自己的人生中,扮演了悲慘世界中的每個角色。

我們是犯了錯卻仍然期待被原諒被接受的尚萬強;

我們是希望別人遵守我們正在遵守的遊戲規則的賈維;

我們是誤以為愛是永恆,然後失去後才發現自己除了嫁人、當女工和妓女外,真的還沒什麼其他一技之長的芳婷;

我們是苟且生貪小便宜,賺了一個皮夾或是假眼珠就樂不可支的泰那第(Thenardier)夫婦;

我們是卡在愛情與事業中舉棋不定的馬留斯;

我們是每天張開眼睛等著被拯救的珂賽特(Cosette)。


但相同地,

我們也是滿腔熱血、充滿理想與個性的安裘拉斯與加夫洛許;

我們也是願意為了愛情,全速前進&奮不顧身的艾波寧(Eponine);

我們也是原諒錯誤&伸出援手的主教大人。

:)。是的,我眼中的我們,都是如此平凡,卻也與眾不同。

  

===============================

最後,我很喜歡請威爾金斯(Colm Wilkinson)扮演主教的巧思。

由這位“前尚萬強”來演,有種即使不倚賴宗教與神祉,

單憑人性的光明面,愛與原諒就能源源不的溫暖...

以上。報告完畢。我終於寫完了。(攤...) 




[1] 關於電影刺激1995原著《四季奇譚》的介紹,可以按這裡

[2] 電影中有段賈維的歌詞介紹他從監獄出生,摘錄如下

Every man is born in sin

   Every man must choose his way

   You know nothing of Javert

   I was born inside a jail

   I was born with scum like you

   I am from the gutter too! “

                     ---- Les miserables, the confrontation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