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急診的白衣天使也是勇士們

 

急診的白衣天使也是勇士們  

文 / 亮亮


一名腹痛如絞的婦人去急診室求醫,久久沒有醫護人員來看她,她氣憤難耐。不久,一個被機器捲絞入手臂,忍痛「自行斷臂」求生的青年被送進急診室。碎裂的骨與肉,鮮血如注,濕透了自行覆蓋上的衣服,然後醫師與護理師湧上。

一陣忙碌之後,醫師與護理師們才有空前去關心原先劇烈腹痛的婦人,婦人說她看到這麼慘烈的情況,去廁所大吐特吐之後,肚子已經不痛了。

曾有一則新聞報導,有家屬在急診室嗆聲說自己任職於某機關公務員,咆哮護理人員:「我爸針很難打,妳給我打好,不然我就叫院長給妳辭頭路!我是說真的,妳給我好好打,不然我就打死妳!妳給我打好喔,我真的會給妳巴下去!打妳只是嘟嘟好而已,反正你們醫護人員不需要尊重!妳去報警啊,我沒在怕啦(台)!」

你有見過地獄嗎?急診室就是煎熬的油鍋與地獄。急診室的醫師、護理師們,都是忙不停轉的陀螺。

檢察官出入都有國家的警察保護,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們,忙於救治人命,面對看不完壅塞的病人群、情急憤怒不耐的家屬、喝醉酒的傷病者,卻毫無保護的像沙包一樣被打、被罵。

日前一本關於醫療崩壞的書出版,才開放預購,首刷就已賣完,緊急追加。一個非醫護界的民眾跟我說,她整整把書看了兩遍。我說:「妳不是醫療界,為什麼這麼關心這個議題呢?」她說:「因為爸爸生大病的關係,我常常跑急診。這十年內,我的感觸很深。因為我看著台灣的急診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變。從以前的可以馬上獲得適當處置,到現在的無盡地蹲在急診等……真的讓人很憂心。」

和一個朋友聊天,他說他之前因為腿的蜂窩性組織炎而去醫院求診。我問他說:「你對住院的感想是?」他說:「我根本沒住到院,醫院根本沒床,在急診等了五天,剛好打完抗生素,直接從急診出院。」只是一個年輕人簡單的蜂窩性組織炎都沒病房可住,這真的是在台灣嗎?還是在非洲的難民營?

我說:「那你住急診還好嗎?睡在急診室走廊的推床上,四周難道不會像菜市場一樣吵,這樣怎麼休息?」朋友倒是一派輕鬆地說:「吵是還好啦,有床躺就覺得還不錯了……。」

台灣人的忍耐力與體恤心倒是令我感動,年輕人就該有這番共體時艱的風骨。只是我還是不懂,在自詡進步的現代社會,「住院」真的是這麼遙遠的一段路嗎?

想起一個朋友說的,他們醫院急診的狀況是床位不夠,有病人推輪椅「坐」在電視機旁邊;有病人躺在走廊的推床上;有病人在飲水機前面……。都無法有床號,為了辨識病人,只好稱病人是「電視機旁邊的」、「飲水機前面的」或「走廊上的」。

朋友無奈的說:「有一個病人的腹水很多,需要引流,沒想到我連一張有一點高度的床都沒有(腹水要有重力才能順利引流出來)!」

也曾有危急病人被迫躺在推床上,甚至短暫躺在地上實施急救壓胸。

一本書曾說過:「冷漠與漠不關心是一種罪。」其實「濫用資源也是一種罪。」而這種罪最後會成為大家的共業,回到自己的身上。有一天當自己也需要時,就會得不到這些寶貴的資源與協助。社會中寶貴且有限的急診資源,該留給更迫切需要的人;若只是小感冒不舒服,應先去看一般門診。有人車禍大出血;有人從高處跌落有生命危險;有人正需要急救……,等著他們平安回家的,是一整個家庭的期盼。別讓我們的急診像菜市場,小感冒還跑去急診大呼小叫怒吼醫師不快點來看自己,醫護正疲潰奔忙,有的危急病人錯過黃金搶救期,也許三分鐘就沒了呼吸。

所有的社會資源都是珍貴而且有限的!這世界是水,在高高低低的地面流動,今天送出去一些,明日是會回流的。有一天,當我們生命受到危害,也會迫切需要這些平日我們一起珍惜、保留與努力創造出來的資源。

根據調查,等病床超過四十八小時的病人比,林口長庚醫院高達二成三,台大醫院也是二成。這兩家醫院的急診病人,平均每五人,就有一人等床超過兩天。

馬總統肯定健保的成就,曾說:「他有一個屏東的朋友說,小時候村子裡如果有人出車禍,送到醫院付不出保證金,只有回家等死,沒有第二條路,但有了健保,現在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有了健保,現在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因為現在不管付不付得出保證金,都只能回家「等死」,不然就只能在急診「等床」,等到天荒地老。再這樣下去,醫院為便民,難道應該開始架設賣板凳與臉盆的販賣機?

統計顯示,約有三到四成的急診病人為輕症,卻因此排擠掉了真正危急需要急診救命的黃金時間。衛生署為疏散急診人潮做了一些標語貼在急診室,像是勸導民眾對於疾病應該分輕重、分級就診,其實這些不痛不癢的效果,宛如一隻小蚊子撞到大象。遠遠不如日本政府貼在急診室,如雷貫耳的一句顯目告示標語:「非緊急的輕症,若要求急診,請先付八千四百日幣!」

曾有民眾在急診注射,第一針沒打上,就「報警」告醫師、護理師重傷害罪。急診室還需面對嚴重的暴力威脅,九成以上的急診醫護人員遭受過言語或肢體上的暴力!台灣的護理人員每年的離職率高達五八%,顯示現有的惡劣醫療環境根本留不住人。此外,護理人員平均的工作年資只有七年七個月,遠遠短於澳洲的二十三年、加拿大的十八年,中途放棄與退場的比率極高,顯示台灣醫療工作環境之險惡與令人失望。

改善急診的嚴重壅塞、醫護承受的暴力事件與險惡混亂的環境,才能留住急診這些辛苦的白衣天使以及勇士們。



  


作者:盧孳艷、邱慧洳、蘇柏熙 等

出版社:貓頭鷹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