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內文選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內文選


從進入醫學系談起。第一次接觸大體解剖時二十歲的我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還算不算年輕,只是覺得挺進大體解剖這一關,或許能讓我們拼湊出更多關於「人」的樣貌,順便幫忙我們「轉大人」。


























穿上白袍後,就能明瞭醫師是個頭銜式的稱謂。白袍裡頭的人兒常常也像是被牽了線操控的木偶,無論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都是經過病患和家屬自行解讀、自行吸收。

人們並不真正在意妳確實要表達的東西,而只會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部分。加諸在木偶身上的絲線,常常會強拉著人走。當木偶的表現不能盡如人意時,隨時可以捨之棄之。





醫師不是神,無法隔空診斷。仰賴徒手檢查做診斷在五十年前可能會被奉為救命菩薩,在三十年前會被稱為好醫生,但在現今的醫療水準下,只會錯誤百出。


尤其是現在的人只要來到醫院,凡事都要求百分之百,要「百分百找到問題」、「百分百治好」、「百分百的保證」。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連診斷率達到九成以上的影像學檢查都常被挑毛病了,若還堅持徒手診斷,大概就只能天天上法院囉。


但雖然乳房觸診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資訊,但這代表著病人同意醫師為他檢視軀體,透過聽、觸、視等方式,搜尋疾病存在的線索,這樣的信任應該是醫病關係中相當重要卻也逐漸消逝的一環。





做出醫療決定不簡單,但又有太多非醫療的因素企圖介入。


受害最深的,其實還是病人。





外科醫師的養成很辛苦,但也十分充實。然而走過這段路後,不禁會問:「讓自己長期處於精神疲憊、體力透支的狀態之下,就算換來了成就感,又真的能夠快樂嗎?」





懷孕後的持續孕吐讓我戰力大減,引發我在挫折中不斷反思。






醫師也會生病,而大部分的醫師從不注意自己的健康。





在這段時間裡,為忘年會準備舞蹈表演,成了一件特別的事情。

練舞的時光總是歡樂無比,少掉了手術房裡那種「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心理壓力後,我們每一次的練習都是純粹開心的練習,不用拚死、拚活、拚輸贏。


為什麼醫療環境會變成這樣,在某種程度來講,是在上位者為了鞏固自己的豐功偉業,而阻礙醫學前進,並且犧牲最前線的醫護人員生命及生活價值。

想想看,如果醫院只剩下高貴儀器,而醫護人力都不見了,那醫療還有可能延續嗎?





面對憂慮和做出抉擇並不容易,但,我相信我們在任何時刻都需要檢視自己的選擇,並對自己有所期待。















更多的內容,都收錄於《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



延伸閱讀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急診格鬥場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成為「查某醫生」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決定好了嗎?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嫁不掉的女生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前言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我的外科女醫之路

作者:白映俞

出版社:貓頭鷹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