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玩命手術刀》內文選─進展篇


《玩命手術刀》內文選─進展篇

健保制度施行後,
政府關心的事情只剩下一樣,就是「要在意醫療成本」。

但實質上醫師關心的事情是什麼?是要「用盡全力醫治病人」。


為了研發出更有用的醫療行為,醫師曾經付出多少代價,其中病人們又付出多少代價呢?這其中的一切,可都不是在乎成本能夠估算的啊!



這次在《玩命手術刀》的進展篇裡,我們談到了今日常見的剖腹產,原來在過去被定義成「非人類行為」。原本剖腹產只被運用在難產而亡的婦女身上,而動手替產婦打開肚子的人,不是醫師,是婦人的丈夫、或神職人員,目標是要讓腹中胎兒能接受受洗。


器官移植重新定義了生與死,「腦死」判定能將某人的心跳歸零,卻讓原本器官衰竭的病人獲得一組新器官。




器官移植這種行為,究竟是禿鷹式的強取豪奪,還是偉大的無私分享?我們需要更深入的對話才能辯證。


還有,撲通撲通跳動的心臟,能暫停一下嗎?就停個幾十分鐘,讓醫師重接條血管,修補個破洞,這很難嗎?


嗯,我們從「暫時停止心跳」這個篇章裡,能夠看到「一生懸命」的吉本醫師,和罹患罕見癌症的利樂海醫師,究竟付出多少的時間與精力,才換來了短短幾十分鐘的心跳空檔。


我們怎麼能不尊敬這些神人級醫師呢?






腹腔鏡的創新,讓外科醫師從「大刀口、大醫師」的想法,轉換到願意以管窺天、以竹竿開刀的心態,其實很不容易。原本在病人身上偌大傷口造成的疼痛,逐漸轉嫁到不斷學習的外科醫師身上!外科醫師,真是愈來愈痛啦!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