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酒鬼收容所


酒鬼收容所

文/劉育志

楊醫師是中生代的外科醫師,處事明快果決,向來都很有衝勁。前些日子楊醫師開始請休假,計劃離職的消息這才傳開來。突然聽說他要離職,大夥兒都很訝異。

「怎麼啦?為何會突然想離職?」我問。

「也不算突然啦,已經盤算好一陣子了。」楊醫師訕訕一笑。

「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啦,只是覺得有了一點年紀,體力真的不行囉。」

「別逗了,你才40歲耶!」

「欸,我是說真的,從前年輕力壯怎麼操都沒有關係,反正在哪兒都能倒頭就睡,現在可不一樣,只要被電話吵醒,就準備失眠到天亮。每值一次班,接下來有2、3天整個人都渾渾噩噩,腦袋很不清楚,連回家都會拿錯鑰匙呢。」楊醫師搖搖頭道:「更慘的是,就算手機沒響,我也常常會突然驚醒。」

我哈哈一笑,道:「看來,大家都有『手機幻聽症』囉。」 

「是啊,最近幾個月都這樣,再持續下去,肯定會出問題。」因為24小時處在待命的狀態,緊繃的身心完全不得休息。 

「再說,值班的時候如果能夠開刀救人也就算了。」楊醫師道:「偏偏啊,大半夜裡在急診室遇到的病人,絕大多數都是醉醺醺的酒鬼,要嘛打架鬥毆,要嘛騎車自摔搞得鼻青臉腫。這些酒鬼來到醫院都像大爺一樣呼來喝去,既不配合治療,又不肯離去。因為家屬不想搭理,警察不願意管,所以他們發起酒瘋的時候,都是醫護人員在當墊背。」 

「每次凌晨3、4點面對一堆大吼大叫的酒鬼,我都覺得很窩囊,值這種班除了感覺被糟蹋之外,實在想不出有任何的意義。唉……夜裡的急診室根本就是酒鬼收容所,純粹只是浪費健保的錢和醫護人員的時間,壓根兒談不上什麼濟世救人啊!」楊醫師吐完一缸苦水,很實際也很無奈,這些都是無解、無盡的社會問題。 

「可是,這樣離開難道不覺得可惜嗎?」 

楊醫師燦爛笑了:「當然不會啊,為了胡鬧的酒鬼失眠,那才是真正可惜咧。」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