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濃情密意的悲劇


濃情密意的悲劇

文/劉育志

外科的住院醫師經常值班,連續待在醫院裡3、40小時是很平常的事。

有天夜裡開急診刀,擔任助手的柯醫師顯得很焦慮,頻頻望向牆上的時鐘。

「怎麼啦?」我問。

「欸,我今晚得去買個東西,只是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小柯為難地說。

「要買什麼東西?」

「就……要送給妮妮的生日禮物。」妮妮是小柯的女朋友。


「唔,今天她生日啊?」

「不,後天才是她生日」小柯搖搖頭,「但是我昨天值班,明天又值班,所以只剩今晚有空去買禮物。」

「那你要不要先離開呀?」時間已經不早,再拖下去百貨公司恐怕就關門了。

「沒關係,我還是留下來幫忙,會比較好處理。」小柯很有義氣,大夥兒也就繼續奮戰。

毫不意外的,急診刀結束時,百貨公司都打烊了。「呼,幸好有你在,不然這台刀一定會開到半夜。」我和小柯穿過冷冷清清的走道,往更衣室去。「那你的禮物怎麼辦?」

「還好啦,反正我那裡是有只現成的手錶可以當禮物。」

究竟那是一隻什麼樣的手錶,我們都沒有親眼見過,不過那只手錶所引爆的大吵架,可是傳遍了全開刀房。

我有點愧疚地問小柯,「你到底送了什麼東西,怎麼聽說妮妮很生氣啊?」

「就一只買了……好幾年的手錶。」

「難道是太舊了,不喜歡?」

小柯搖搖頭,「那是全新的,連包裝紙都還沒有拆呢!」

「那為什麼會吵架啊?」

小柯訕訕一笑,「因為那只錶是我在當兵的時候攢了好幾個月的薪水買的,結果還來不及送出去,當時的女朋友就兵變了,所以一直都收在抽屜裡。」

「哎呀!阿笨,你也天真了吧!禮物就禮物,既然都是全新的,送誰還不都一樣,你幹嘛要把來歷說出來。」

「我沒有說啊。」小柯苦著臉,「可是禮物一拆開,我的心臟差點跳出來……因為手錶已經沒電了,而且裡面還有一張保固卡,上面把購買日期寫得很清楚……你想,我還能不誠實招供嗎?」

嗚呼哀哉,我們雖然深感同情,但還是忍不住地將它傳為笑談。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