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陽痿戰爭


陽痿戰爭

文/ 劉育志

記得在幾年前一個下午,老賴搬了個紙箱回到辦公室,然後很刻意地在上頭貼了張便條紙,用紅字寫著「請勿亂動,偷拿的是小狗!」

沒貼還好,這麼一貼可就挑起了大家的興趣。「幹嘛,這裡頭裝的是什麼寶啊。」我探頭過去問。

「嘿嘿嘿,搶手貨呢。」老賴得意地說著,然後從裡頭抽出一個小紙盒,印著顯眼的大字。

我定睛一看,「呦!威而鋼!」

「嗯,沒錯。」

「哇靠,你拿這麼多威而鋼要幹嘛?」我邪邪地望著他。

「嘿嘿,哥哥我才不需要咧,這是要做臨床試驗的。」老賴不甘示弱地反擊,「我是怕你們這些傢伙來偷拿。」當年威而鋼所掀起的藍色浪潮實在驚人,雖然一顆藍色小藥丸要價3、400元,但是排隊人潮依舊絡繹不絕。

「是說,沒有威而鋼的時候你們泌尿科都怎麼治療陽痿啊?」我好奇地問。

「可以靠打針。」

「哦,打在哪兒?」

「當然是打在陰莖上啊。」老賴舉起兩隻手表演,「就拉起來,然後直接『噗哧』扎下去。」

「噢……」我蹙起眉頭,彷彿感覺到一陣刺痛。

「因為很多人怕打針,所以這種方法不太受歡迎,不像口服藥一出現就征服了全世界。」老賴道:「現代的男人真是幸運。你們一定不曉得,從前的男人如果有性功能障礙,可是會遭到審判的。」

「審判?」

老賴揚起眉毛道:「嗯,在西元15世紀,法國有『陽痿法庭』,因為男人性無能是少數被當時教會認可的離婚理由。被指控的男人得在一群鑑識專家面前展現自己的性能力。鑑識專家的成員包含牧師、醫師、助產士等,他們會詳細檢視『被告』的陰莖,評估勃起的硬度、彈性,及射精功能。在眾目睽睽下,很多男人都緊張到無法勃起,而被判定為性無能,當然也會淪為眾人的笑柄。這種誇張的審判制度一直到了17世紀末才終止。」

經過了幾百年,男人不再會因為勃起障礙被告上法庭,甚至還能靠藍色小藥丸重拾性福,但是我們難免還是會好奇,男男女女間的幸福不知有沒有因此而增加多一點?



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2》貓頭鷹出版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