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你的 我的 都是他的


你的 我的 都是他的

文/ 劉育志


打從學生時代起,小陳就很喜歡寫文章,亦拿過幾個獎項。進入臨床工作後,日子雖忙,他沒忘掉寫作。持續了幾年,文章的數量累積得差不多,便準備集結出版。小陳談的主題是關於腎臟照護、腎臟移植,期待能用較柔軟的角度來傳遞冰冷生硬的醫學知識。

面對人生的第一本書,小陳當然慎重萬分,稿子校對了好幾回,字字斟酌。人家說出書跟嫁女兒一樣,是開開心心的喜事,偏偏在書稿完成後,小陳卻一臉憂愁。



「怎麼啦?出了什麼問題?」我問。

小陳道:「前兩天我送書稿去給老江,因為他是老師,又是這個領域的專家,所以想請他幫忙寫篇序。」老江是內科教授,也是醫院的副院長。


「哦,被他拒絕了嗎?」老江的脾氣本來就挺古怪,讓人捉摸不定。


小陳搖搖頭,「剛剛老江把我叫到辦公室去,他先誇了幾句,說書寫得不錯。」 


「那很好啊。」 


「欸,我本來也很開心……」小陳苦笑道:「結果,都還沒有得意完,老江就直接說他要當作者。」


「啥?他、要、當、作、者!?天底下有這種事?」我瞪大了眼睛。 


「嗯,老江說可以動用醫學會的人脈和醫院的資源來宣傳這本書,還故作大方地說版稅全部歸我。」 


「嘿嘿,真大方啊,明明是要霸佔現成便宜,竟能說得像是施捨恩惠一般。這臉皮還真不是普通的厚耶。」 


「大概平常學術論文掛名掛習慣了,所以總覺得『你的、我的、都是他的』。」 


「那……你答應了嗎?」 


小陳望著我,攤著手道:「別笑我孬種,因為他既是上司,又是指導教授,除非以後不想混了,否則能夠一口回絕嗎?」 


好好的一樁喜事竟變調演成了搶親,實在是始料未及。「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所表達的是一種感念,萬萬不可擴大解讀為「一日為生,終身為奴」。尊師重道固然合情入理,但抬出輩分肆無忌憚地巧取豪奪可就大大不美。 


幾個星期後,小陳的書終於出版了,不過歡天喜地的好心情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