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引刀自宮


引刀自宮

文/劉育志

這天上午,王醫師哼著歌兒走進手術房準備上刀。才剛進到更衣室,赫然見到郭醫師正靠在置物櫃旁呼呼大睡。王醫師輕輕拍了拍他,「學長……」

「唔……」郭醫師驚醒,「我睡著了呀。」

「你還好嗎?」

「還好啦……」

「你半夜又在接手指頭啦?」接續斷指是整形外科的拿手絕活。

郭醫師搖搖頭,「昨天接的不是指頭,是龜頭。」

「哦!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就有人用剪刀自宮。」

「咋咋……他怎麼下得了手?」

「是啊,很不可思議,不過他倒是還挺鎮定的。」

「用剪刀剪得下來啊?」

「當然不好剪,所以剪了好幾下,把組織都剪爛了,只好修掉一大截。」郭醫師接過的手指頭不知凡幾,但是接過的陰莖倒是屈指可數,畢竟有勇氣自宮的人實在不多。

說來很難以置信,自宮是如此的駭人聽聞,不過在歷史上還曾經挺流行呢。當年人們自宮的目的並非肖想變成武林至尊,而是為了富貴榮華。 

古時皇帝後宮有大批嬪妃,讓其他男人出沒其中總是很難放心,偏偏宮裡工作繁重又不能沒有男人幹活,所以便任用大量閹割過的男人。一開始,太監被視為低賤的奴役,飽受歧視,當然不會是人們心目中理想的職業,不過到了明代,觀念漸漸改變。 

因為社會走向商業化,貧富差距懸殊,金錢至上的思維瀰漫;另一方面又出現幾位權傾一時宦官,讓引刀自宮成了謀求生計的手段或是有機會通往富貴的捷徑。據載,有一回朝廷打算選淨身男子三千人入宮,結果「民間求選者至二萬餘人,蜂擁部門,喧嚷無賴。」競爭激烈可見一斑。 

除了自宮以爭取進宮當差,甚至還有人將年幼的子孫給閹了,巴巴期待著有一天可以搭上飛黃騰達的順風車。《萬曆野獲編》裡有段令人髮指的敘述,「時宦官寵盛,愚民盡閹其子孫以圖富貴,有一村至數百人者,雖禁之,莫能止。」 

數百年後的今天,自宮不再是通往富貴榮華的捷徑,但是為了錢財、為了權勢而上演的人心不思議,依舊光怪陸離、毫不遜色。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