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2日 星期日

為何facebook讓我們欲罷不能?


為何facebook讓我們欲罷不能?

文/ 劉育志


剛放學的玟玟下樓梯時狠狠跌了一跤,痛得爬不起來,於是被送到急診室。在被送去照X光之前,玟玟已經在facebook上打卡,讓朋友們曉得這個不幸的消息,還順便上傳了一張腳踝浮腫的相片。

看過片子,骨科醫師告訴她骨頭斷了,需要開刀處理。等待住院的玟玟抱著手機難過地發文跟大家報告最新狀況,網友們也紛紛表示慰問與祝福。早已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玟玟開始帶著手機,隨時隨地掛在網上。玟玟當然很慶幸有手機和網路能陪她度過待在醫院的時光,不過其實也是因為有手機和網路才害她摔下樓梯。

不管是搭捷運、坐公車、上館子或是看電影,隨時隨地滑手機已經是咱們習以為常的畫面,而且不只有年輕人,連銀髮族都加入了這個「人手一機,滑!滑!滑!」的浪潮,Facebook、twitter、Plurk或微博早已席捲了每一個人。

沒玩過的人,肯定很難理解,這些東西到底好玩在那兒?滑手機真有這麼大的爽度嗎?想像一下,如果你需要跟一百年前的人做介紹,該如何用最簡單的方法讓他們體會滑手機的箇中滋味呢?

其實不難,你只要告訴他們,玩這些社群網站的爽度類似吃大餐、賭博贏錢或者是一場性愛。因為這些東西都能帶給人類大腦類似的欣快愉悅。

想量測爽度,就要透視咱們的大腦。


透視大腦裡的爽度

使用電腦斷層或是核磁共振可以取得高解析度的大腦影像,不過所呈現的只有解剖構造。若要評估大腦的功能就需使用功能性核磁造影(fMRI),藉由量測大腦中不同區塊的活化程度,我們可以約略推測大腦的運作。

1991年,科學家首度發現人腦被活化時會產生不同的訊號,人類終於擁有研究心智活動的工具。功能性核磁造影被用來研究觸覺、嗅覺、疼痛、語言、記憶、運動等各式各樣神經生理或是認知功能,當然也包含了爽度與歡愉。感謝有這麼多的自願者願意躺進黑暗狹小又轟轟作響的機器裡頭,接受各式各樣的測試,解題、回憶、思考、品嘗,以及性高潮,讓科學家可以替人類的大腦描繪珍貴的功能地圖。

如今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被認為是大腦的快感中樞,當我們獲得各種獎賞的時候會感到興奮愉悅,便與此區域有關,這種快感也會促使我們不斷地去滿足各種慾望。吃甜食、性高潮、賭博贏錢、使用尼古丁時都能偵測到伏隔核的活化,各種刺激所帶來的快感程度不同,較極端的狀況是在吸食安非他命或古柯鹼後,伏隔核內多巴胺的濃度上升,使人感受到強烈的快感,進而染上毒癮不可自拔。除了物質報償會帶來的愉悅,社交上的報償也能帶來類似的效果。(回想一下,當聽到別人公開讚美或阿諛奉承時,任何人應該都會感到飄飄欲仙。)


發表意見讓我們感到愉悅

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做了一系列實驗,他們讓受試者躺進核磁共振儀中,然後發表自己的意見或對其他人的評論。結果發現,人們在發表自己的意見時,會大幅增加伏隔核的活化程度,甚至願意放棄一些得到金錢的機會。可見我們會在表述自己意見的過程中獲得激勵 。(這個現象可以回想一下在講台上口沫橫飛、欲罷不能的老師。)

另一個研究亦顯示當我們在facebook上獲得較多關於自己的正向回饋時,伏隔核的活化程度較高,而且活化的程度與facebook使用度有關 。

隨著我們將社群網站視為自己的分身,當然會很在意自己於社群網站上的聲譽,所以獲得越多的「讚」,便會讓我們感覺愉悅,也讓人願意花更多的時間來經營社群網站。

使用社群網站時,不難發現有兩種人,一種人喜歡發表意見,而另一種人習慣「潛水」,鮮少發表自己的看法。

如果說喜歡發表意見的人可以從回饋中獲得滿足,那單純潛水的人為的是什麼呢?


期待新鮮事讓我們更興奮

原來啊,由朋友們所分享、發布的各種新奇、刺激、有趣、好笑、香豔的訊息,就是另一個讓人對社群網站愛不釋手的關鍵。

社群網站上匯集了大量訊息,裡頭當然有無聊老梗、但是也有很多是教人驚豔的相片、文章、作品、表演或新聞。這些訊息吸引了我們的目光,讓我們爆笑、憤怒、哀傷、激動不已,然後再迫不及待地分享給其他人。

甚至,讓我們大腦感到興奮的並非訊息本身,而是期待的過程。正如同我們期待紅包、期待贏球、期待放假、期待牽手、期待初吻、期待股票上漲一般,光是「期待事件發生」本身就讓大腦興奮無比,其強度還可能超過「事件發生」之後的歡愉。

從功能性核磁共振的研究已經發現,當人們預期會得到獎賞時,伏隔核就會呈現活化的狀態,我們也可以得到強烈的愉悅 。

拋開生硬的科學語言,相信你對這句對白應該不陌生,「常常聽人家說,戀愛最美好的就是曖昧的時候,等到真正在一起了,很多感覺都會消失不見。 」這段話精準地描述了「期待」的強大魅力,類似的悸動永遠都使人陶醉。

另外,還有句話說,「最性感的不是裸體,而是若隱若現。」也蘊含了同樣的道理。

社群網站帶給我們無限的期待,因為我們曉得也許在下一秒鐘或是下一分鐘,就可能會出現有趣的內容,大腦也持續感到興奮。

心理學家在數十年前便已經發現「不定時提供獎勵」很容易讓人上癮,無數的人兒也因此流連在賭場裡不斷地下注,沉溺在那種「期待贏得彩金」的快感。

反覆滑著手機的我們就像玩吃角子老虎的賭徒,不斷期待著下一秒會出現笑話、八卦或是爆乳正妹,而投入的籌碼正是咱們的「時間」。

網路的普及,使我們彷彿獲得了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快樂油田」,能夠時時刻刻替我們的大腦添加「快樂燃料」。為此而廢寢忘食已不稀奇,連「網路鰥夫」、「網路寡婦」、或「網路孤兒」都所在多有,可見滑手機的快感甚至取代了食物或性愛。

所以不得不提醒您,在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要記得分享,也別忘了休息一下喔!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