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割包皮祕史


割包皮祕史

文/ 劉育志


包皮環切這項手術在人類歷史上已經存在相當長的時間,因為手術不複雜且不需要太久的時間,所以即使缺乏麻醉、消毒的技術,仍可被廣泛地執行。許多文明都會替男人割包皮,有些是基於宗教信仰,有些是為了龜頭的清潔,有些則是將割包皮當作男子成年的儀式,也有些則認為割包皮可以讓男人擁有較佳的性能力或生殖力,如同女孩子的月經一般,他們將割包皮所流的血視為性成熟的表現。


距今4千餘年的壁畫裡可以見到古埃及人進行包皮環切術的景象,而古老的木乃伊身上亦可以見到割包皮的證據。多虧埃及人有替屍體防腐製成木乃伊的習慣,否則缺乏骨骼的陰莖通常無法留存下來。

撰寫於西元19世紀末的《醫門補要》中有個條目叫做「龜頭皮裹」,此即包莖。由於包皮的開口窄小,無法露出龜頭,便會影響解尿也很難進行清潔,另外若是精液被包皮困住了,當然會影響受孕。假使勉強褪下包皮,還可能會緊緊箍住陰莖進而阻斷動脈血流造成龜頭缺氧壞死。想要處理包莖,手術是唯一的治療,當時他們會如此作法,「大人小孩,龜頭有皮裹包,只留細孔,小便難瀝。以骨針插孔內,逐漸撐大。若皮口稍大,用剪刀,將馬口旁皮,用鉗子鉗起,量意剪開,速止其血。」這是先用骨針將開口撐大,然後直接用剪刀剪下適量包皮,可以想見,手術過程中肯定是鮮血淋漓。

於是他們還發展出另一種方法,「用細針穿藥線在馬口旁皮上穿過約闊數分,後將藥線打一活抽結,遂漸收緊,七日皮自豁,則馬口可大矣。」這是將帶線細針從包皮的開口進入,然後直接由間隔一段距離的包皮穿出,接著束緊細線。被束在繩結內的包皮會逐漸壞死斷離,爾後數日一步步收緊繩結,原本窄小的包皮開口便能大為拓寬。

第一種方法看起來較殘忍血腥,製造的傷口也較大,不過,第二種方法其實也不輕鬆,雖然失血較少,但是因為被繩結束緊的組織會缺氧而伴隨劇烈疼痛,選擇這種方法的患者恐怕也會有好幾天下不了床。

如今,藉著局部麻醉藥的協助,讓患者可以在毫無知覺的狀況下接受包皮環切術,手術過程平順祥和,失血量亦相當有限,術後的止痛藥也能協助患者度過頭幾天的不適。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超過15歲的男性中約有三成接受過包皮環切術。

然而,男人們最關心的話題大概是割包皮對於性能力有什麼樣的影響,究竟是會導致早洩?抑或更持久呢?

根據系統性文獻回顧,總共分析4萬餘名男性所得到的結論,學者認為包皮環切術並不會影響男人的性功能、性敏感度與滿意度。若是有反覆性包皮龜頭炎或嚴重包莖的男人應該可以放心地接受手術喔。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