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嬰兒用安眠藥


嬰兒用安眠藥

文/ 劉育志

產婦臨盆時,大家最期待的就是聽到孩子哭聲,越響亮代表孩子活力越好。但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孩子的響亮哭聲經常會成為大人們的夢靨,尤其是在夜闌人靜的深夜裡,疲累不堪的父母大戰哭鬧不休的嬰兒絕對是令人崩潰的戲碼,吃也哭、不吃也哭、抱也哭、不抱更是哭。

無論古今,大家對哭鬧不休的小娃兒皆頭痛萬分,也都千方百計地想要解決。


西元7世紀的《千金方》是唐代名醫孫思邈的作品,他的作法是這樣子,「取野狼屎中骨燒作灰末,水服如黍米粒大二枚,即定。」這方法還頗費事,得先到野外尋找野狼的糞便,然後挑出裡面的骨頭,再燒成灰給小娃吃。

另一個藥方的難度也很高,竟然是用老虎的眼睛,「取大蟲眼睛一只為散,以竹瀝調少許與吃。」這實在不靠譜,一隻老虎也才兩隻眼睛,哪夠這麼多愛哭的娃兒吃。不過想來也頗有趣,竟然會有人因為頂不住哭鬧的小孩,而寧願上山打老虎。

當然,也有些比較簡單、平價的方法,像「取小孩兒頭發三、七寸,燒灰湯調灌。」是直接剪下嬰兒的頭髮燒成了灰來灌食。而《經驗方》建議父母「燈心燒灰,塗乳與吃。」是將燈心燒成灰然後塗在乳頭上餵食。至於「以新馬糞一塊,絞取汁與服之。」的難度應該在於如何克服心理障礙。

由這些五花八門的方法,我們可以深刻體會到,哭鬧不休的孩子會讓父母多麼焦慮無助而願意不顧一切地嘗試,可惜大概都阻止不了嚎啕大哭的小娃兒。

不過,在千奇百怪的藥方中倒是有一個或許能夠讓孩子安睡,叫做「睡洪散」,配方如下:「佛花三朵、乳香、朱砂、麝香上為細末。每服半錢或一字,紅酒調下。」

為何吃花能助眠呢?因為佛花即曼陀羅花,這種外型像倒掛喇叭的花朵還頗為常見,總是豔麗茂盛,不過要非常小心,曼陀羅整株含有生物鹼,服用後會產生幻覺或昏睡,所以也常被當成迷幻藥使用。沒錢「嗑藥」的人,便以「嗑花」來取代。

西元12世紀的《嶺外代答》有如此紀載,「盜賊採乾而末之,以置人飲食,使之醉悶,則挈篋而趍。」可見曼陀羅花是盜賊相當倚重的好幫手,先把人迷昏放倒了再下手劫財劫色。有人用曼陀羅花來釀酒,有人用曼陀羅來做料理,都會讓人如醉如癡、沒了知覺。

顯然「睡洪散」的確能夠終結哭鬧不休,但是用迷幻藥來「撂倒」小嬰兒實在有點霸道,至於裡頭添加的朱砂更要小心,因為朱砂即是硫化汞,吃過幾回便可能發生汞中毒。汞會傷害腎臟、消化道及神經系統造成永久性傷害。

下回,當家裡的娃兒再度嚎啕大哭時,也許我們該晚點兒動怒,畢竟小娃兒已經愛哭幾千年了,再多哭幾千年也不是太讓人意外。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