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產房烏龍


產房烏龍

文/ 白映俞

說個有趣的自身經驗。

我在住院醫師時代懷孕,最後就於原本的教學醫院產房待產。這時的實習醫師已經差了五屆了吧,大多數的學弟妹我並不認識。

一位實習醫師走近我的床位,自我介紹後調整了我肚皮上的胎心音監測感應器,再轉往床頭看看正連串印出來的胎心音波動起伏畫面。

「喔,這個啊......」學弟準備要評論他看到的數據。

但我馬上截住他的話:「你看到那個數據是隔壁床的,我現在只有裝著感應器,我的機器本身其實還沒開。」

由於雙人產房待產的媽媽肚皮上都會被裝個胎心音監測器,兩條管路都是接到床頭附近,兩台機器就擺在隔壁,學弟可能太緊張了,看到開在印出子宮收縮波動及胎心音報告的機器就誤以為是我的了。

「ㄜ...」學弟一時間好羞赧,完全說不出話來。

「沒關係,打開就好,讓機器先跑一段數據,你等一下再進來看。」我想他應該覺得挺尷尬的,很認真的忍住笑,請他先出去呼吸吐納休養生息。

後來等我陣痛愈強,自己也笑不出來,我也記不得究竟學弟還有沒有走進我待產的產房了,最後,我連學弟是哪位都忘了呢!回到外科崗位後還曾經認真地想在茫茫實習醫師人海中認出學弟,但產婦畢竟腦波太弱,只記得這樁妙事,人臉已經對不起來了。

誰年輕時沒幹過蠢事呢?每個年輕人都需要逐步歷練,醫學生也要真實踩過一步一腳印才能愈來愈成熟。大家記得「紙上談兵」的故事嗎?年輕氣盛,出身於戰將世家的趙括飽讀兵書,能言善辯,連將軍爸爸都說不贏他。然而當趙王啟用沒實戰經驗的趙括取代老將軍廉頗後,趙括帶領的軍隊馬上轉守為攻,卻也立刻被包圍,突圍不成後趙括被射殺,四十萬大軍全被一起坑殺。

若我們希望擁有好的醫療環境,並不是驕傲地說:「我的身體不給醫學生檢查,只有大教授能診視我。」沒有人生來就是個大醫神的,醫學生需要有機會於一旁觀察資深醫師的作法及思考邏輯,參與患者的生病過程,並在受到監督與指導下開始嘗試逐步獨當一面,這些技藝與態度才有機會得以被承傳下去。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