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放血放到死


放血放到死

文/ 劉育志

大家肯定都聽過「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故事,父母、師長總是希望以此為例告訴孩子要誠實正直,不過,這故事徹頭徹尾是捏造出來的。當年有位牧師為了提升書的銷售量,便虛構這麼一個橋段,萬萬沒想到,此後竟會成為家喻戶曉的故事。

現在,請暫時忘掉櫻桃樹,讓我們回到18世紀末,來看看華盛頓生命的最後一天。

卸任之後的華盛頓回到家中,享受人生中少有的清閒。1799年的12月14日凌晨兩點左右,華盛頓醒了過來,他發現自己呼吸困難。被吵醒的妻子見到華盛頓生病了,便打算下床找人幫忙,但華盛頓阻止了她,怕她會因此受寒。

直到清晨6點,華盛頓才請僕人去尋求協助,這時他已經開始發燒,也越來越喘,連要完整地說完一句話都有困難。

華盛頓的祕書連忙聯絡醫師,不過在醫師抵達之前,篤信「放血療法」的華盛頓已經請「放血師」替自己切開血管,放掉大約400毫升的血液。

上午9點醫師終於到了,不過在經過一番診視後仍舊決定祭出「放血大法」,替華盛頓放掉約莫500毫升的血液。放完血後,華盛頓的狀況似乎沒有好轉,於是醫師在上午11點又替華盛頓放了一次血,同樣也是500毫升。

除了放血之外,他們還調製了蜜、醋、及奶油混合而成的飲料,但是華盛頓的喉嚨痛得很厲害,根本無法吞嚥,非但喝不下這杯飲料,反而嗆到無法呼吸。

下午3點多,醫師決定再替華盛頓放血,而且這次一口氣放掉了950毫升。經過這麼一番折騰,華盛頓依舊呼吸困難,雖然精疲力竭卻無法躺平休息。最後倚靠枕頭的華盛頓喘著氣,用低沉緊繃的聲音說:「謝謝你們的照顧,不過從現在起就別再麻煩了,讓我平靜地死去吧。」

過去的醫師認為要治療疾病便須從「血液、黏液、黃膽汁、黑膽汁」這四種體液著手,於是「放血、嘔吐、發汗、腹瀉」就成了主要的治療手段,更像信仰一般延續了將近兩千年,無論是頭痛、胸痛、肚子痛,統統都是這幾招。暗紅色的靜脈血一向被視為「骯髒的壞血」,當壞血源源不絕地流掉時,患者心裡都能獲得「被治療」的感覺。

根據文獻來推斷,華盛頓應該是罹患嚴重的急性會厭炎,會厭是片位於氣管前端的軟骨,吞嚥時會蓋住氣管,防止食物進入,而當會厭發炎腫脹時,便會造成上呼吸道阻塞。氣管受阻已然喘不過氣來的華盛頓,又被放掉大量血液導致血壓過低且讓攜帶氧氣的紅血球大幅減少,缺氧的狀態自然會迅速惡化,終於斷送了性命。

這是個非常鮮明的例子,告訴我們許多未經驗證的治療方式,縱使流傳千年、擁有無數見證,仍舊只是該被淘汰的騙人把戲罷了。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