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吞兒噬女的「啃小族」


吞兒噬女的「啃小族」


文/ 白映俞


「我看到妳那篇學妹送喜餅的文章了。」跟診護理師柔柔說:「妳似乎覺得女生還是一定要結婚啊?」


「沒有沒有,我沒有這樣想啦。」我連忙澄清:「結不結婚都可以,都是個人選擇和運氣,我姊沒結婚也過得很好啊!我是想說每個人都是歡喜甘願開開心心去結婚的,總是要恭喜學妹結婚啊!」


「不一定喔!」柔柔說:「並非每個人結婚時都能這麼開心的。我就是個例子。」


「啊?」


「這要從我小時候說起。我爺爺是老軍官,在我們住的眷村裡官階是最高的,小時過得還不錯。我奶奶生了兩男一女,我大伯也是軍人。可是他和我爸都愛賭博,連我嫁出去的姑姑和我媽也都在賭。」


「那不就都沒人顧你們小孩子?」


「對啊,大人每天都忙著當賭神,結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債主找上門叫罵,丟石頭、敲鐵條,窗戶也破,門都快塌了。我們家三個小孩關燈縮在桌子下,緊緊地互相抱著。」柔柔說:「真的很慘,我超緊張的。可是我的爸媽當時也不知道賭去哪了。後來他們就跑路了。我們兄妹就改成去住爺爺奶奶家了,其他大伯和姑姑家的小孩最後也都是爺爺奶奶一起帶大的。」


「唉,賭博真的害好多人家庭破碎。」


「我就算年紀很小,也知道我奶奶很拚,用爺爺的退休俸養好幾個孫子孫女。」柔柔說:「可是奶奶說什麼也都讓我們念書,就算我是女生她也沒放棄我。我也一直告訴自己要自立自強,從考上五專夜校就出來打工,接下來念到插大畢業都不曾再跟奶奶拿過錢。」


每次聽到護理人員都故事都讓我很感動,她們真的是一群非常認分又努力生活的人,通常都為了家庭犧牲不少。「那妳應該跟妳爺爺奶奶感情很好。」我說:「不過妳爸媽就這樣不見了喔?」


「對啊,他們很偶爾才會突然出現一下。」柔柔說:「我看到他們其實都不想叫。我爸又會吼我奶奶,說奶奶把我教成這樣。唉,很不可思議啦,到底為什麼是那兩個老的要負責教好我,而不是我的爸媽呢?」


「唉。」我抽出衛生紙遞給柔柔,她的眼眶已經紅了。


「然後,我剛轉成醫院正職護理人員後,算是有了個正當職業,就又被親戚們壓著去幫我爸當保人。我爸付貸款付幾個月後又不付了,銀行就寫信到院長室,從此我那兩萬多塊的月薪就每個月被扣一半,直接去幫我爸付錢了。」


「天啊!好慘!」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付了好幾年,快八年吧,終於把錢還清了。」柔柔說:「這時我想,可以做點改變了,打算與男朋友結婚。結果,我爸這時又出現了。我幫他還款的時候都避不見面喔!錢還完了我要去結婚他就出現了,要我男朋友出聘金。」


柔柔擦了擦眼淚,繼續說:「我也沒嫁妝啊,我男朋友當然也沒存款,拿不出聘金啊,我們就兩個年輕人啊。結果我爸就暴怒,拿椅子砸我。妳看,這就是那時候留下的疤痕。」柔柔挽起衣袖,露出手臂傷口,我看得驚心動魄。


「後來我連婚也沒結成。男生的家長說,我們家問題太大,不知道以後要拿多少錢來填,不讓他娶我。」柔柔說:「然後我就這樣了,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我只是要告訴你,不是每個人要結婚都是開開心心的,我就被打回原形。不過這樣也好,我已經受夠了那些覺得跟我有點血緣關係而對我予取予求的人了,我已經不想再創造任何血緣或婚姻關係,少點吸血鬼應該會讓我快樂點。」


聽聞這些事情讓人感到無助,更難想像柔柔在當時的孤立無援…唉…


--


(附上讓柔柔感慨的貼文)


昨晚到隔間幫患者做完檢查後回到診間電腦桌旁,看見一盒喜餅。


「有個說是你學妹的人送來的。」跟診護理師說。


「她走了嗎?」我急迫地問,想知道還能不能和學妹打個招呼聊個幾句。


「我有問她要不要等一下,她就說:『學姊知道我很忙。』然後就走了。」護理師惶恐地說:「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可是她好像真的是說她很忙,不是說你很忙ㄟ...」


我馬上笑出來,遙想著學妹那心臟外科女醫師的本色...並安慰護理師:「你應該沒聽錯,她是真的很忙啦。」


之後傳了個訊息給學妹,說她不怒而威的氣勢嚇到我們家護理師了,學妹唉唉地說:「我哪有什麼氣勢啊...我明明覺得我講話很誠懇啊!」


開玩笑,這就是心臟外科的氣勢!


恭喜學妹要結婚了!灑花~~~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