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可愛美少女大變身


可愛美少女大變身

文/ 劉育志

「幹!你們是白癡啊,連這種事情也要發照會單!拆線是有什麼困難?你以為外科醫師閒閒沒事做喔!」開刀房裡柯醫師對著話筒大聲嘶吼,然後摔上電話。

「他馬的,王八蛋,幹!」柯醫師拿掉手錶氣呼呼地走向刷手槽,嘴裡還不斷咒罵。

說實在的,聽到外科醫師罵髒話、摔器械一點兒都不稀奇,會讓我瞠目結舌的是因為柯醫師從前可不是這個樣子。記得柯醫師剛到外科實習的時候,是斯文有禮又積極認真的乖乖牌,很受大家歡迎。更重要的,她清秀柔美、長髮飄逸,是位不折不扣的美少女,眾學長們眼睛一亮,如獲至寶。

才短短三年時間,嬌弱的女孩竟然搖身成了以潑辣凶狠聞名的外科醫師,甭說是學弟學妹,連許多主治醫師都嚐過她的排頭。聽她這麼順口地用髒話飆人,雖然不是被罵的對象,卻也夠震撼的了。

護理師淑雲試著緩和氣氛,便走過去問:「便當已經來了,妳要不要先去吃個飯啊?不然這台刀可能還要五、六個小時耶。」

仍在氣頭上的柯醫師冷冷地道:「不用,幫我拆手術衣。」

開刀房裡的空調很冷,氣氛更是寒氣逼人。

那一次的震撼教育,讓我開始思考,這裡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大家可能都曾經聽說過某醫師在手術檯上射刀片、某醫師在病房摔病歷、某醫師又在急診室罵人,外科醫師經常被賦予火暴、性急、衝動、易怒的形象,但是這些人在學生時代明明都不是這個樣子。有人說是因為追求完美的個性使然,求好心切才會這樣,真的是如此嗎?


埋頭苦幹,衝!衝!衝!

無論從事什麼工作,我們從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都很一致,就是「埋頭苦幹,衝!衝!衝!」。「愛拚才會贏!」是在各行各業都被當作典範的美德。

加油打拼、流汗付出才有收穫,這樣的道理當然沒有錯,但是我們常常忽略了極為重要的一點,忘記了休息和衝刺其實是同樣重要。

如同蠟燭會燒盡一般,人的心智也是有限的資源,所以心理學家用了「Burnout(燒盡)」,相當生動地描述這樣的現象。我們經常將「Burnout」翻譯作「職業倦怠」,不過若使用「身心俱疲」就更貼切也更容易理解。早在1970年代,心理學家便開始關注「Burnout」,並嘗試給予系統性地分析與量化。

職業倦怠不只是單純的疲倦或勞累,而可能對身心造成很大的危害。評估職業倦怠時,會由三個面向下手,分別是情感耗竭(emotional exhaustion)、去人性化(depersonalization)、成就感低落(reduced personal accomplishment)。這是一系列互相影響變動的過程,用白話來說,就是一個人會變得冷酷、淡漠、頹喪、消極、沒有人性,把自己當成工作的「機器」,並把別人當成「東西」。

只要是人,不管從事任何工作都可能造成職業倦怠,而愈高壓緊繃的工作環境、愈長的工作時間就有愈高的可能性。

職業倦怠的發生亦有一定的脈絡可循,為了方便說明,我們就以「暴戾美少女」柯醫師為例子。

說來實在感傷,因為所謂的「積極向上」往往是導致職業倦怠的第一步。柯醫師從實習醫師開始便表露了強烈的企圖心,凡事求好從不馬虎,畢業之後更大膽地選擇了外科。面對繁重的工作,她加倍投入,值班的日子睡在醫院,沒值班的日子也常留到三更半夜,除了臨床工作,還接下許多研究任務。柯醫師的生活被工作排得滿滿滿,沒有社交,沒有娛樂,她全然忽視自己的需求,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壓縮到最少最少。她總是告訴自己,這些犧牲是應該的,是為了做得更好。

連續度過幾個月「負荷滿載」的生活後,胃痛開始頻繁地發作,不過柯醫師毫不在意,只要在上刀前吞下一顆胃藥,整天不吃飯也沒有關係。曾經喜愛的網球拍已經塵封多時,老朋友們也失去聯絡,柯醫師在外科的表現非常突出,工作已是她衡量自我價值的唯一方法。

柯醫師用很高的標準要求自己,同時也用很高的標準來要求別人,她無法忍受別人的錯誤、緩慢、遲鈍、懶散,衝突也越來越多,畢竟以她的標準來看,大概多數人都會被歸在程度很爛、愚蠢不堪這一類。對於頻繁的摩擦,柯醫師認為理所當然,因為都是為了病人、都是為了追求完美。

從「暴戾美少女」的表現看來,差不多抵達了職業倦怠的中途站。若沒有適時地做出改變,狀況會持續惡化。

心理學家觀察發現,頻繁的衝突會讓人退縮、沮喪、冷淡、憤世嫉俗,或失去價值感,無論是對自己或是他人,生活只剩下工作,而工作僅只是一連串單調、機械式的重複,內在空虛將不斷擴大,籠罩一切。暴飲暴食、酗酒、藥物濫用是常見到的反應。焦慮、憂鬱、淡漠、絕望,無可避免地衍生出自殺的念頭,而做出毀滅性的行為。


鄰家女孩變成暴戾美少女

會轉變成「暴戾美少女」,實在不能歸咎於柯醫師,因為她只是抱持高度的熱情與期待,盡責地「衝!衝!衝!」。可惜,連鋼鐵打造的機器都需要維修保養,更何況是血肉之軀。經年累月從事承受高壓的工作,不但體力無法負荷,人的心智也逐漸耗竭。

像她這樣的例子,一點都不孤單。美國梅約醫學中心做了大規模的調查,涵蓋七千多位醫師,調查發現有近六成的醫師有中等程度或高度的「情感耗竭」,有五成的醫師表現出中等程度或高度的「去人性化」,身處第一線提供醫療服務的醫師最為嚴重 。

這些狀況將進入惡性循環,若不試圖改變,持續被困在裡頭,問題會越來越多。就個人而言,繼之而來的是焦慮、憂鬱、睡眠障礙、物質濫用、婚姻破裂或自殺。一份令人吃驚的報告指出,在美國近14%的男性外科醫師有酒精濫用或酒精依賴的問題,而女性外科醫師中更有超過25%面臨這樣的問題。情感耗竭及去人性化皆與酒精濫用呈現強烈的關聯 。看來,電視影集中外科醫師總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形象可能是很大的誤會,因為在現實世界中,恐怕有六分之一的外科醫師是借酒澆愁、醉醺醺的酒鬼。

受到諸多問題糾葛,不可避免的,醫療決策的能力會變差,發生醫療錯誤的機率也會上升。

醫院裡的護理人員亦是遭遇職業倦怠的高危險群,因為必須接觸各式各樣的病患與家屬,都會不斷消耗有限的情感資源。由賓州大學的研究發現,有超過四成的護理人員呈現高度的情感耗竭。若拿護病比1:8或護病比1:4的醫院相比較,前者發生高度情感耗竭的可能性是後者的2.29倍。伴隨高度職業倦怠而來的當然就是高離職率。

看完這些數據再回頭看台灣的現狀就更能理解為何有24.5萬人領有護理執照,卻只有14.4萬人願意留在護理工作。因為動輒1:15、1:20的護病比實在沒什麼人有辦法承受,情感耗竭的狀況會非常嚴重。假使不改善惡劣的護病比,我們又如何期待能夠獲得和顏悅色高品質的照護呢?

用860天徒步走完亞馬遜河全程8,000里路的探險家愛德.史塔福特曾說:「長期的疲累會使大腦孤獨、無趣、又遲鈍,並會耗盡人對所有事物的熱情。」無論存在多麼強大的熱情,凡人就是凡人,若不休養生息,心智必然耗竭。

回顧咱們所受過的教育,關於職業倦怠的資訊可說是付之闕如,我們不曾告訴年輕人休息和衝刺是同樣的重要,也不曾提醒他們要注意某些警訊及什麼時候應該求助,而非埋著頭衝!衝!衝!

懷著雄心壯志的年輕人好像是輛只有油門的賽車,加足馬力不斷往前衝,速度很快,但是缺少了剎車,極可能會在下一個彎道車毀人亡。

當我們鼓吹「愛拚才會贏」,期待年輕人「衝!衝!衝!」的時候,務必要一併提醒他們該適時地停下腳步,喘一口氣,才能細水長流。休息,正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手術刀下的年代》凱特文化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