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無藥可醫的相思病


無藥可醫的相思病

文/ 劉育志

這天上午在電梯裡遇到了護理師慧芬,她雖然笑咪咪地打招呼,不過眼皮有點兒浮腫。

「你有搽眼影啊?」我盯著她紅紅的眼眶,好奇地問。

「那不是眼影啦。」慧芬白了我一眼。

「哦,那是剛哭過?」

慧芬訕訕一笑,道:「早上帶我兒子去上幼稚園,結果車子才剛停下來,他就一直哭,讓我好捨不得,所以就陪他一起哭。」

「是第一天上幼稚園?」

「對啊。」慧芬道:「在門口接小朋友的老師看我們兩個人抱在那裡哭一定很無言,可是我就很捨不得啊。我一直跟他說,媽媽得上班,只要一下班就會立刻去接他。後來他牽著老師的手往教室走,每走兩步就回頭看,我的心都要碎掉了。」不難想像,在幼稚園門口肯定經常上演這種「十八相送」的戲碼。

「上車之後,我的眼淚還一直流個不停,幾乎都快看不清楚紅綠燈了。」

「你太誇張了吧。」

「我也不願意,可是淚水就沒辦法控制啊。」

瞧她說得情真意切,我忍不住問:「你大女兒不是早就念幼稚園了,難道你還沒有免疫?」

慧芬道:「我大女兒上幼稚園的第一天完全沒有哭耶。」

「真的?」

「嗯,她一跳下車就說『媽咪掰』,然後就頭也不回地衝進校園。」

「那很好啊,大人小孩都可以節省很多眼淚。」

慧芬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其實我還是有哭啦……」

「啥?你有什麼好哭的?」

「我就覺得她好像完全不留戀,所以便難過得哭了。」

「拜託,孩子哭你哭,孩子不哭你也哭,真的很無聊耶。」

「哪裡無聊!?是你們不懂啦。」慧芬氣呼呼地道:「你講的話跟我老公一模一樣,實在有夠沒良心。」

既然被歸類為「沒良心的男人」,我只好趕緊轉移話題:「這麼說來你的大女兒應該超喜歡上學吧。」

「也沒有啦,大概過了兩個禮拜,對學校的新鮮感消失之後,她就開始哭,每天上學都哭哭啼啼。」

「欸,那你這位感性媽還有陪哭嗎?」

慧芬瞪了我一眼,道:「頭兩天有,不過當她哭到讓我覺得很煩之後,兩個人的『相思病』就漸漸痊癒了。」

成長過程中的相思病通常無藥可醫,只能靠淚珠來治,而越串越長的淚珠,將化為長長的線,伴著風箏越飛越高。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