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超級變態國中老師


超級變態國中老師

文/ 劉育志

你的國中老師叫什麼名字?畢業多年之後,老師們的臉孔已漸漸模糊,大部分人也許可以想起幾個名字,但是有更多老師已不復記憶。

前幾天,有人突然問起這個問題,沒想到我竟然脫口而出講了一個名字,連我自己都嚇一大跳。原來,經過20多年,這位老師的名字、臉孔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會記得這位老師並不是因為有什麼春風化雨洋蔥滿溢的感人故事,而是因為深、惡、痛、絕。

他是位年輕力壯的男老師,雖然長相斯文,不過打起人來近乎瘋狂。他總是用又粗又長的藤條狠狠抽打,無論打男生、打女生、打手心或打屁股,都能打到藤條開岔斷裂。只要考試成績讓他不滿意,就是打打打打打。

學過解剖學後,我發現以他那種猛暴打法,很有可能把細小的指骨、掌骨打到骨折。荒謬的是,家長們還會主動供應藤條,讓他打斷一根換一根。

回想起來,我深深感受到錯誤體制的可怕,因為當時心懷恐懼害怕不已的我們總是默默接受,沒有反抗,更沒有察覺到他的暴力行為根本錯得離譜,甚至在畢業的時候,大家還買花送卡片,實在無比諷刺。

另一個令人難忘的老師較少動手打學生,不過嘴巴非常鋒利。發考卷的時候,他會一一唱名念分數,然後用輕蔑的語氣對考差的同學說:「可憐啊,兩張考卷的分數加起來沒有人家一張多。」

年輕不懂事的我們過去經常模仿他的口吻彼此調侃,但是長大之後我才驚覺,這些老師在課堂上的冷嘲熱諷對一個人心理是多麼殘忍又可怕的摧殘,和暴力藤條比起來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們在「成績至上」的氛圍中成長,不知不覺接納了扭曲的價值觀,把成績視為「第二生命」。然而離開校園後,大家應該都已經體認到世界壓根兒就不是這樣一回事,成績與能力毫無關聯,更不是成就的保證。

相信永遠都有人會說,「別太苛責,這些老師雖然比較兇,不過出發點都是為了學生好啊。」

硬要把對身體或心理的虐待當成「用心良苦」,實在太過牽強。說穿了,成績及升學率在許多老師、學校、補習班眼中只是用來吹噓的「績效」罷了。大家拼命把罐頭知識塞進考試機器人的腦子裡,在意的是分數與榜單而不在乎你所學到的東西對人生有什麼實質幫助。採用極端的管教手段來滿足個人私慾,是臨床上相當常見的虐待型態。

孩子的能力本來很多元,為何我們要偏頗地將分數當成唯一的標準,並用考試成績來劃分學生的階級?吹捧成績好的學生與貶損成績差的學生其實是同樣的不可取。藤條造成的瘀青會漸漸褪去,但是在羞辱中被摧毀的自信,可能一去不復返,而衍生出來的負面行為更將糾纏困擾孩子數十年。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