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要命的精液


要命的精液

文/ 劉育志

「今天很安全喔。」小柔把臉靠在阿利的肩膀,輕輕地說。

「真的!」阿利轉身摟住小柔的腰,新婚的日子甜得跟蜜一樣。由於兩人計畫晚點兒再生孩子,所以平時親熱都會做好防護措施,一聽到這天可以擺脫保險套,阿利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

纏綿了好一陣子,阿利終於在最後衝刺後癱倒在床上。當高潮褪去,逐漸平復呼吸的阿利突然發現小柔的喘息越來越急。

「你還好嗎?」阿利問。

「我……」小柔的聲音有點兒微弱。

阿利連忙翻身打開床頭的檯燈,只見小柔臉色變得很難看,快要喘不過氣的模樣。

「你怎麼了?」阿利好著急。

「我……也……不知道……」小柔的回答斷斷續續。

匆匆披上睡袍,阿利急忙將小柔送往醫院。一路上阿利不斷叫著小柔的名字希望她保持清醒,不過抵達急診室時,小柔依然失去了意識。

檢傷護理師迅速將小柔推進急救區,阿利站在走道上不知所措。

「血壓78/43 mmHg,血氧濃度80%!」

「準備插管!」

隔著布簾可以清楚聽到醫護人員的對話,腦袋轟隆隆作響的阿利感覺每一秒都像一世紀。

「先生,她的喉頭腫得很厲害且嚴重休克,請問剛剛有吃什麼東西嗎?」醫師脫掉手套問。

「沒有……」

「有吃藥嗎?」

「沒有……」

「那剛剛有做什麼事嗎?」

阿利支支吾吾地說:「就做愛而已……」他作夢也想不到,讓親密愛人差點丟掉性命的竟然就是自己的精液。

不要懷疑,有人對花生過敏,有人對海鮮過敏,當然也有人對精液過敏。這個問題在1950年代被發表,爾後的文獻上也有不少記載。

部分患者在接觸精液後會在局部出現過敏反應,諸如陰道灼熱、腫脹、搔癢,或者嘴唇、口腔黏膜腫脹,於是這個問題又被稱為「灼熱精液症候群」。因為這些症狀都在性行為之後發生,所以很容易被誤以為是陰道炎或性病。

其餘患者的過敏反應則會遍及全身,而出現紅疹、呼吸困難、休克,假使沒有及時就醫也可能導致死亡。

你也許會替小柔感到憂心,倘若對老公的精液過敏,未來還能夠懷孕生育嗎?應該可以的,國際上已有使用減敏療法成功治療精液過敏的案例,只要按部就班便有機會重拾床笫之趣。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