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褲襠濺血怎回事


褲襠濺血怎回事

文/ 劉育志

俊立是就讀管理學院的男大生,這天上午被同學送進了急診室,他的褲襠一片血紅。

「發生了什麼事?」檢傷護理師問。

「應該是割包皮的傷口裂開了。」俊立緊張地說。除了傷口滲出的鮮血外,包皮下方也積了不少血塊,讓陰莖變得又紫又腫。

泌尿科蘇醫師拿紗布壓住傷口,問:「剛剛有勃起嗎?」

俊立靦腆地點點頭,道:「剛勃起時我有點擔心,沒想到竟然真的出事了……」

蘇醫師道:「我應該有交代,術後這兩個禮拜都得禁慾,否則傷口可能會裂開吧。」

「有啊,」俊立用力點點頭:「醫生,我真的有聽你的話,從開完刀到現在都沒有看A片。」

「那今天發生了什麼事?」蘇醫師看了看等在走廊上的長髮女孩。

「欸……那只是同班同學啦。」俊立尷尬地道:「今天出門的時候忘記吃藥,在學校上了兩堂課就開始坐不住,傷口刺痛很不舒服,只好跟同學討普拿疼。」

「結果咧?」

「本來想說女同學可能會隨身攜帶止痛藥,偏偏問了半天大家都沒有。」俊立指指長髮女孩道:「她很關心,主動問我怎麼了。」

「我當然不好意思說包皮痛,所以隨口說有點頭痛。聽完之後,她說掌心裡有幾個穴道對頭痛很有幫助,於是便開始幫我按摩。」

聽到這裡,蘇醫師會心一笑:「看來掌心裡的穴道沒有止痛效果,卻對勃起很有幫助。」被女孩子溫暖柔軟的小手握住,要年輕氣盛的男大生坐懷不亂,根本難如登天。

「醫生,你不要笑我。」俊立道:「人家這麼熱心,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呢。」

話雖如此,但是大家心知肚明,難得有機會牽到女孩的手,男大生怎麼捨得輕易放過。

「她幫我按了一陣子後,突然吃驚地說:『你流血了!』,我才發現自己的褲襠又濕又熱。」俊立露出一臉窘樣。

「真的不是女朋友?」蘇醫師突然又問了一次。

俊立愣了一下,才道:「我是很喜歡她,不過……一直不敢約她。」

蘇醫師壓低音量道:「從焦急的模樣看起來,她是真的很關心你耶。」

「真的嗎?」俊立耳根發紅。

「相信我,錯不了的。」蘇醫師眨了眨眼睛。

聽說這樁濺血慘案果然成就了一段姻緣,那段犧牲的包皮真是功不可沒。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