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醫師,我可以吃炸雞嗎?


醫師,我可以吃炸雞嗎?

文/ 白映俞

阿勝27歲,3天前被診斷胃癌而住院。

坐在床上的阿勝擔憂地問:「醫生,我幾乎天天吃炸雞、鹹酥雞,是不是因為這樣才會得胃癌?」

「很難講」我聳了聳肩:「疾病的成因很複雜,基因、環境、飲食、生活習慣都會參上一腳。」

面對阿勝,醫師們在意的不是炸雞,而是他肚子裡惡行惡狀的腫瘤。從電腦斷層影像可以清楚看出阿勝的胃癌範圍不小,而且已經穿透胃壁侵犯到胰臟頭,這會讓手術變成大工程。

隔天,打開阿勝的肚子後,我立刻伸手去探探腫瘤,不出所料,腫瘤像生了根似的牢牢固定在胰臟上,「看來真的要開惠普式手術了。」

「動手吧。」林醫師簡單地說。

雖然我們在術前評估便已做了最壞的準備,但實際應證還是不免嘆息,「好年輕啊!」我一邊架起腹壁鈎,一邊在嘴裡嘟噥。

惠普式手術全名為「胰十二指腸切除術」,由於胰臟與十二指腸的解剖構造較複雜,所以手術難度很高,必須先切除部分的胃、十二指腸、胰臟頭部、膽囊、膽管。大破壞之後當然需要一番大重建,醫師會一一將胃、膽道、胰臟與腸道進行吻合。順利的話,一場手術大概得花三、四個小時,遇到較困難的狀況,則可能需要兩倍甚至三倍的時間。手術完成後,是下一階段挑戰的開始,因為患者可能遭遇一連串麻煩的併發症。

不過,阿勝恢復倒是出奇地快,讓大夥兒再度見識到年輕就是本錢。我們陸陸續續拔除阿勝身上的引流管,並讓他試著喝白開水、清粥,術後一個禮拜阿勝已經開心地嗑起白飯。


「醫生,我可以吃炸雞嗎?」這天查房的時候,阿勝突然問。

我很訝異:「啥?你不是認為吃炸雞讓你得胃癌,怎麼還敢吃炸雞啊?」

「欸…醫生,住院之後我已經十幾天沒吃炸雞了,嘴巴很饞啊。」阿勝訕訕一笑,道:「而且,如果現在不吃,以後恐怕就沒機會囉。」

面對他的苦苦哀求,我實在不曉得該點頭還是搖頭。人生,真是一連串難解的習題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