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救人一命後衰事上身


救人一命後衰事上身

文/ 劉育志

「C!P!C!R!」走廊上傳來檢傷護理師的聲音,頓時讓急診室的氣氛升到高點。躺在擔架上的是位20多歲的女孩,她臉色蒼白、雙眼緊閉,身上都是沙塵、血漬。

「機車與汽車對撞,現場仍有意識,剛剛在救護車上陷入昏迷。」救護隊員簡潔地說明。

護理師瓊瑜從口袋裡掏出剪刀,熟練地剪開女孩的連身裙。那把鋼製剪刀是瓊瑜鍾愛的「拿手兵器」,平時用來剪紗布,緊急時候可以剪衣服,寬寬的刀刃相當厚實,即使是堅韌的牛仔布料都能輕易解決。瓊瑜拉起女孩的胸罩,「喀擦!」一刀從中間剪斷,然後迅速在前胸黏上心電圖的電極貼片。

女孩白皙的上腹部有大片挫傷,顯然在車禍瞬間曾經遭受強力撞擊,接下來除了檢查頭部創傷,還要確認腹腔內出血的狀況。每一位重大創傷患者都像刁鑽狡猾的考題一般,充滿了陷阱,而且作答時間極為有限。急診醫師得在短時間內從頭到腳評估患者,希望不要錯過任何細節,但是偶爾還是有漏網之魚。

「劉醫師,前天急救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女孩的項鍊?」瓊瑜問。

「什麼項鍊?」

「聽說是條金項鍊,前面鑲了一顆鑽石。」

「鑽石……」我努力回想,不過當時滿腦子想得都是血胸、氣胸、內出血,對項鍊完全沒有印象,「為什麼這樣問?」

瓊瑜無奈地說:「因為她父親來投訴,說那件是她最喜愛的洋裝,我們怎麼能夠把它剪破……」

「人都快沒命了,難道還要慢慢脫嗎?」我瞪大眼睛,感到不可置信,「況且那件洋裝在車禍的時候就已經磨破好多地方,就算沒剪掉恐怕也沒辦法穿了吧。」

「是啊,護理長有告訴他這是急救過程中不得已的做法。」瓊瑜聳聳肩,道:「結果,她父親便轉移話題,說洋裝的事可以不追究,但是她還有一條項鍊不知去向。家屬堅持說她穿那件洋裝的時候,一定會搭配項鍊,可是送到急診室後卻不見蹤影。」

「很抱歉,我實在沒有印象……」

「唉,問了好幾個人,大家都這樣說,可是因為我是主護,所以得負責把項鍊找出來。」瓊瑜苦著臉道:「真是要命,聽說那條項鍊比我半年的薪水還多,是要我怎麼賠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