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天下第一刀


天下第一刀

文/ 劉育志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是膾炙人口的武俠故事,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影響,讓每天拿刀子的外科醫師都會存有一種幻想,期許自己或是認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刀」。

每位外科醫師在談到自己的刀法時,都會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得意的表情,連藏都藏不住,無論是資浅的住院醫師,或是資深的主治醫師皆是如此。只要提到手術,多數人都會強調自己的刀法俐落精實,也常有意無意地貶低其他人的技術,為此還常在科部會議上演脣槍舌劍的辯論,爭得面紅耳赤。

到底誰的刀法好?患者躺在手術台上當然不可能知曉,往往都是靠著道聽塗說,以訛傳訛;不瞞您說,有大半的傳聞都是錯誤資訊。至於主治醫師因為各自獨立作業,很少有機會見識到其他人完整的手術,所以無從比較。最有資格評斷刀法的,應該就是住院醫師,因為每天都跟著不同人上刀,對於大家的刀法自然是了然於胸。

這天下午,李醫師回到病房就開始抱怨:「這個張教授實在是太離譜了,一台疝氣竟然可以搞三、四個小時。」在正常的狀況下,疝氣修補術大多會在一個小時內完成。
「哦!?狀況很困難嗎?」

「沒啊,就是一台很標準的腹股溝疝氣。」李醫師聳聳肩,「可是他就好像迷了路一樣,在那裡漫無目的地翻啊翻的,根本連解剖構造都搞不清楚,開刀那有人是這樣搞的。拖了太久,連半身麻醉都退掉了,只好改成全身麻醉。」

「大家都看得出來他的刀法根本是毫‧無‧章‧法!」李醫師加重語氣強調,「偏偏在開刀的時候他還能夠大言不慚地一邊吹牛,一邊『教學』。」這是張教授的標準作風,在懵懵懂懂的醫學生面前總能講得頭頭是道,全然是開得「一口好刀」,三不五時還會批評一下教科書的不是。

李醫師相當不以為然地搖頭嘆息,「實在搞不懂耶,難道他真的完全沒有察覺自己刀開得很爛嗎?為什麼有人可以如此不要臉地自吹自擂啊?」

其實,根據我對張教授多年的觀察,他應該不是恬不知恥的厚臉皮,而是「真心誠意」,打從骨子裡相信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刀」。

人腦是個很神奇的玩意兒,或者也可以說是很不可靠的東西。我們區辨事情的能力受限於我們所感知的經驗,及我們所採取的觀點;我們「相信」的東西,往往是我們「想要相信」的東西。因此總是會存在許多偏誤,卻毫不自覺。

無論是張教授的自吹自擂、眾多外科醫師的「武林至尊夢」、或是每一個你我,其實都會深深受到「IKEA效應」所影響。所謂的「IKEA效應」就是說,對於自己投注過時間、心血所完成的事物,我們都會給予很高的評價。例如從IKEA買回來一組餐桌椅,因為需要拿著螺絲起子,小心比對說明書,然後再流點汗水才能組裝完成;這樣的過程會讓我們對於「成品」滋生出莫名的情感或驕傲,也會加倍地喜愛它。

把開刀動手術和組裝餐桌椅類比在一起,似乎有點兒詭異,但是「IKEA效應」可真是無所不在,甚至可說是俯拾即是。天底下的父母永遠都覺得自己的孩子最聰明、最可愛、最美麗、最機靈、最獨一無二。我們會把自己拍到的相片興奮地上傳到臉書與朋友(甚至全世界)分享,無論有沒有對焦、無論有沒有手震,那都是我們心目中主題鮮明、構圖完美的「傑作」;縱使只是按個快門如此短暫的時間,就足以出現這種偏誤。我們對於自己製作的卡片、親手烘焙的蛋糕都會灌注許多的喜愛,使它們如此的與眾不同,連自己種出來的水果都會特別香甜。

隨著投入的心力越多,我們對自己的評價也會越高。手術台上的刀法和武俠世界的功夫很類似,都是經過無數的練習累積而來,不難想像外科醫師時常會深深地「折服」在自己的手藝之中。如果沒有自覺,極可能就此自戀到無法自拔。

「你曉不曉得最讓我受不了的是什麼?」李醫師道,「張教授平常跟學生臭屁也就算了,但是連在病人、家屬面前,他都一樣可以講得天化亂墜。」

「剛剛我們把病人送到恢復室,進來探視的家屬根本就把張教授奉為『救命恩人』,千拜萬謝,鞠躬連連。」李醫師翻了翻白眼,「我在旁邊聽得都快精神分裂了,張教授卻是欣然接受,甘之如飴。」

可以預期,在這些不明就裡的奉承與讚美之下,張教授將會更加肯定自己的刀法,也將永遠陶醉在「天下第一刀」的大夢之中。因為這場夢太美,沒有人願意輕易醒過來。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