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囚徒健身操到死


囚徒健身操到死

文/ 劉育志

這天下午,老江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走進休息室,一邊大口灌水,一邊說:「累死了,真是累死我了。」

「你怎麼啦?」我疑惑地望著他。

「剛剛去跑…跑步機……」老江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呦,你終於決定開始運動了?」我問。老江雖然是心臟科醫師,不過平時告誡患者的健康守則從來沒有在自己身上落實過,身為美食達人的他,體重已經逼近九十大關。

老江搖搖頭咧嘴笑,道:「剛剛去檢查室做運動心電圖。上禮拜醫院換了一部新的跑步機,所以便找我這個中年胖子去當實驗品做測試。」運動心電圖是替患者連接心電圖,然後請他上跑步機運動,以紀錄運動時的心律,是常用來評估心肺功能的工具。

「跑步機到底是誰發明的,根本是在整人嘛!」老江把身子打橫倒在沙發上。

「你說的沒錯,跑步機從前真的被監獄用來折騰犯人。」我說。

「真的還假的?」

「早期的跑步機是個大滾筒,最外圈有一階一階的踏板。人們一步一步向上踩,滾筒便持續向下轉,彷彿爬著無窮無盡的階梯。這東西是英國人在西元十九世紀初所發明,不久後便被許多監獄採用。」只要連接不同的機械裝置,便能驅動水車、磨坊,等於將「人力」當成「獸力」來使用。許多人對這種發明感到非常滿意,既能用無止盡的勞動來馴服、教化囚犯,還能榨出有價值的「生產力」。

「當時有些大型滾筒能夠同時讓數十人在上面踩踏,獄卒則在後方監視。」

「聽起來好變態。」

「是呀,囚犯每踏二、三十分鐘,可以休息五分鐘,然後再繼續踏,就這樣連續踏上八至十個小時。」

「二十分鐘我都快掛了,還八個小時…」老江不禁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換算起來,那些囚犯每天爬梯的高度可能超過三千公尺高。」

「赫!那不就等於一天攻頂一座高山!」

「嗯,勞動量如此驚人,不過監獄裡的伙食又爛又少,根本無法負荷。因此受傷、病倒、甚至死亡的案例肯定不在少數。直到二十世紀初,這種慘無人道的做法才終於被禁止。」
有趣的是,隔沒多久跑步機便被製造出來,而無數男女老少也心甘情願地在無窮無盡的跑道上跑啊跑啊跑。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