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不會看病的醫師


不會看病的醫師

文/ 劉育志

黃醫師剛結束長達半年的醫療援助任務,從遙遠的國度回到台灣,這一路得轉好幾趟飛機,費上20幾個小時。

「你去那裡都做些什麼事?」我好奇地問。

「主要是幫忙接生。」黃醫師用手機秀出相片,道:「你們應該沒用過這種東西吧?」

相片裡的黃醫師拿著一個圓錐狀工具,細的一端靠在耳邊,較寬的一端貼在孕婦圓滾滾的肚皮上。

「這是在聽胎心音?」

「沒錯,就是這樣做產檢。」黃醫師點點頭。

「哇塞!」見到相片的大夥兒都忍不住發出驚嘆。

「雖然那裡有部某醫療團捐贈的超音波,但是年久失修、品質極差,而且又常常停電,所以就只剩這玩意兒能用。」

我們早就習慣了電力所帶來的便利,實在很難想像停電之後醫院該如何運轉。

「沒電要怎麼接生?」

「可以先拿手電筒應急,等到手電筒掛了,就只能點蠟燭。」

「你竟然能用蠟燭接生,實在太強了!」我由衷感到欽佩。

「沒辦法,總不能叫胎兒縮回去等天亮再出來吧。」黃醫師聳了聳肩。

他聊了一會兒當地生活後,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道:「對了,我有遇到你學弟耶。」

「學弟?」

「他是當地人,不過之前到台灣留學念醫學系。」

「喔,原來如此。」既然是系上學弟,我忍不住關心:「如何,程度應該不錯吧?」

「欸……」黃醫師露出尷尬笑容,道:「實在爛透了。」

「怎麼會呢?」

「老實講,我還真懷疑他念過醫學系。」

「這麼嚴重?」

「他在台灣念了7年書,依然一句中文都不會講,而且他的母語不是英文,所以無論老師說中文或英文,他幾乎都是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由於語言不通,他完全沒有接觸過病人,也沒有值過班,最後帶著七零八落的醫學知識回到家鄉,我根本不相信他有能力替人治病。」黃醫師突然衝著我問:「為什麼你們學校會讓他畢業啊?」

他的問題害我啞口無言。依稀記得曾聽長官們吹噓過,說要替邦交國家訓練醫學人才,殊不知實際狀況根本天差地遠。

便宜行事發出一張遠在天邊的畢業證書對我們而言似乎無關痛癢,但是對醫療資源匱乏的當地人來說,這些華而不實的虛假政績肯定會是一場災難。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