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診間打手槍的怪叔叔


診間打手槍的怪叔叔

文/ 劉育志

娃娃臉小琴是外科學妹,她的身材嬌小,穿上便服時根本是女高生模樣,沒親眼見過她開刀的人大概都很難相信她是貨真價實的主治醫師。

「學長!」才剛見面,小琴便發出慘叫:「剛剛有怪叔叔在我的診間打手槍。」

「打什麼?」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

「打。手。槍!」小琴口齒清晰地道:「而且還射到地上。」

她說話的表情很認真,看起來不像開玩笑,但是如此荒謬的劇情實在讓人難以置信。掏出那話兒在診間把玩已經夠扯了,怎麼還能擼到射精?

「是……意外嗎?」我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

「當然是故意的。」

「他掛妳的門診,然後在看診的時候脫褲子自慰?」我的腦海裡浮現比整人節目更詭異的畫面。

「是的,他說要看疝氣,所以我便請他脫褲子檢查。」小琴道:「他刻意轉過身去脫褲子,感覺有點兒怪,沒想到回過身時,手裡已經握著立正站好的陰莖反覆套弄。」

「然後呢?」

「我說,這樣沒有辦法檢查,可是他依舊我行我素。」

「妳們可以找保全來處理呀。」

「欸,根本來不及打電話,前後不到30秒他就射了。椅子、地板上都是他的子孫,超級噁心。」小琴無奈地說。

「太可惡了!」

「今天跟診護理師是倩莉,她說那怪叔叔是累犯,他都先去布告欄看醫師簡介與相片,然後刻意掛年輕女醫師的門診。」小琴道:「附近幾家醫院好像也都有他的紀錄。」

「既然如此,醫院應該想個辦法來反制性騷擾。」

「嗯,聽說有的醫院直接在病歷系統上註記,只要怪叔叔掛女醫師門診,電腦便會通知保全到診間待命。倘若意圖不軌,彪形大漢便會立刻現身把怪叔叔帶走,連30秒的機會都不給他。」小琴道。

「的確是個好主意。」我豎起大拇指。

「我覺得,除了靠電腦註記之外,還要替這類怪叔叔訂個標準收清潔費。否則退掛之後還要浪費時間擦拭桌椅、地板,替他的子孫善後,實在虧很大。精液也算是『感染性事業廢棄物』,讓怪叔叔拍拍屁股走人,未免太便宜他囉。」

聽完小琴的遭遇,我忍不住感嘆,這年頭有人在診間裡打人,有人在診間裡打手槍,台灣的醫療究竟何去何從?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