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別讓高中生人財兩失


別讓高中生人財兩失

文/ 劉育志

「育志,有個問題要請教你。」高中老師從臉書丟了一個訊息給我。

「什麼問題?」我問。

「填公費醫學系到底好不好?很多家長的觀念則是『管他公費、自費,只要能當醫生就好』。」蕭老師道。

「當然不好!」我立刻用力按下回覆。

「怎麼說?」

「你會不會讓念高中的孩子去簽約買一棟1500萬,預計十幾年後完工且地點不詳的預售屋?」我反問。

「當然不會啊!金額這麼大、變數這麼多,連成年人都不敢貿然決定,更何況是未成年的高中生。」

「是啦,那我們怎麼可以讓高中生去簽一份潛在罰款高達1500萬的契約?目前的公費醫學系制度是超離譜的不平等條約,得綁約18年,如果後悔要罰1500萬,而且即使賠償這筆鉅款之後,醫師證書照樣會被扣留。」

「但是家長普遍認為公費醫生是鐵飯碗耶。」

「鐵飯碗?別鬧了,由於公費醫生完全沒有選擇權,經常淪為『薪資無下限,工時無上限』的三等公民。」

「話雖如此,但是有同事說,事前把醜話講清楚,高中生願意簽,關你什麼事?」

「這些孩子都未成年,根本不能簽定影響人生的重大契約。」

「是呀,所以念公費醫學系需要父母親同意。」

「這做法聽起來很合理,其實很不公平,畢竟惡劣的勞動條件與天價罰款是由高中生面對。如果這1500萬罰款全數由父母親承擔,他們還敢欣然同意嗎?」

「的確如此,我覺得很多父母只是天真地覺得自己小孩當醫生很有面子罷了。況且很多家長的婚姻都維持不了18年,怎麼有資格同意孩子去簽一個長達18年的契約。」蕭老師道。

「政府期待用公費制度填補急重症醫師荒,乍看之下,好像是替老百姓著想,不過結果可能適得其反。舉例來說,如果一個對兒科有興趣的人,被迫去走外科,他有可能變成刀法高明的黑傑克嗎?」

「哈哈,想也知道不可能。」蕭老師送來一個大大的笑臉。

急重症醫師荒的狀況由來已久且越來越荒,主管機關不願正視問題根源,反而用不平等條約來坑天真無邪的高中生,粉飾太平的手段著實令人不齒。你想想看,立法規定離婚要賠1500萬,老百姓便能幸福美滿、白頭偕老嗎?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