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託夢告醫生


託夢告醫生

文/ 劉育志

無論白天或黑夜,心臟外科的廖醫師都會在加護病房裡出沒,即使沒有值班也常見到廖醫師坐在床尾,眼睛緊盯著監視器。我相信廖醫師睡在值班室的日子應該比睡在家裡的日子還要多。

這天下午,外科主任抱了一本病歷走進加護病房,打招呼道:「廖醫師,你果然在這裡。」

「嗯,剛開完刀。」廖醫師的眼鏡上還有幾滴血漬。

「你對這個患者有沒有印象?」主任遞過病歷問。

廖醫師翻了翻病歷,點點頭道:「好久了耶。」

「是呀,最後一次住院是9年前。」

「這病人我記得。」廖醫師道:「由於長期糖尿病又洗腎,身體狀況實在不太好,開完刀後住了一個多月才出院。」

「住院過程有什麼特別的嗎?」主任問。

「還好,大概就是一些洗腎患者常見的問題。」

「家屬呢?」

「他沒結婚,開刀之前大哥有到醫院了解狀況,不過住院期間幾乎都是他一個人,由看護照顧。」廖醫師道。

「你知道他怎麼過世的嗎?」主任問。

「他在門診看了兩年多,然後就沒再回來。助理曾經打電話追蹤,聽說是在深夜裡中風,送醫不治。」廖醫師抬起頭,好奇地問:「為什麼會突然提到他?」

主任一臉無奈,道:「家屬上午到醫院投訴,表示患者死於醫療疏失。」

「什麼?」廖醫師跳了起來:「開完刀兩年多後因為中風過世,也能扯醫療疏失?」

「家屬說,死者前天託夢告訴他們心臟手術有疏失,所以要求醫院給個說明,還他們公道。」

「託夢?」廖醫師愣住幾秒鐘,接著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是什麼理由啊?」

主任乾笑兩聲:「當醫生二十幾年,見過這麼多醫療糾紛,還真沒遇過這一種。」

偶而會聽說患者根據「神明指示」來求診,但這真是頭一遭聽聞有家屬在患者過世多年之後拿夢境來求償。大夥兒聽了之後皆忍俊不住,身為苦主的廖醫師實在哭笑不得。

這個很扯的故事,最後還有個很扯的結局。那就是院方在討論過後,決定付了一筆錢,息事寧人。

我作夢也想不到,竟然有那麼一天醫師會因為一場夢境被指控醫療疏失,更因此付出莫須有的代價。看來,生生死死、如夢似幻,在這個年代又有了新的註解。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