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救人醫師想自殺


救人醫師想自殺

文/ 劉育志

前些日子有位外科的老同事接連遭遇幾件相當無理的醫療糾紛,讓他變得非常消沉,幾乎每天都能在他呼吸中聞到酒味。

或許很多人的腦袋裡依然存有「外科醫師愛喝酒」的刻板印象,認為這是豪氣、直爽的表現,但在現實世界裡,恐怕沒這麼單純。有時候,連當事人都沒有察覺,自己的行為已經屬於酒精濫用甚至酒精依賴。

美國外科醫師協會曾經做過調查,發現有高達15.4%的外科醫師達到酒精濫用或酒精依賴的標準。女性外科醫師的酒精使用狀況尤其嚴重,高達25.6%有酒精濫用、酒精依賴的問題。憂鬱、職業倦怠皆可能導致酗酒,或其他種類的藥物濫用。

不只有外科醫師,在美國,每年有超過100,000名醫師、護理師或其他的醫事人員陷在藥物濫用、成癮的困境裡。顯然,高壓的醫療環境對工作人員的心理、生理皆有相當負面的影響。由於多數醫事人員不會主動尋求協助,使狀況愈來愈差。酒精或藥物將影響認知、判斷能力,對病人安全構成很大的威脅。

若不試圖改善工作環境,在職業倦怠、憂鬱、物質濫用之後,還可能出現更極端的行為──自殺。

根據調查,美國外科醫師曾經出現自殺念頭的比率高達14.9%,而在一年內曾經出現自殺念頭的比率為6.3%,其中僅有大約1/4會尋求協助。分析起來,許多外科醫師處於高度情感耗竭與去人性化的狀態。

因為熟悉藥物的作用,又較容易取得,醫師經常服用或注射致命藥物來自殺,成功機會很高。在美國,估計每年約有300至400位醫師死於自殺,在所有職業類別中具有最高的自殺風險。女醫師的自殺率接近其他女性的4倍。

台灣醫師的工時遠遠超過美國,醫療環境又每況愈下,暴力頻傳,醫鬧橫行,發生職業倦怠、憂鬱、物質濫用、自殺念頭的機會應該很高。

連自己的健康都顧不了,又如何維護民眾的健康呢?

衡量醫療的指標絕非媚俗政客所誇口的「快速、方便、又便宜」,健全的醫事人力才是重要關鍵。

有多少人能放心讓一位酗酒又想自殺的醫師替自己開刀?

我是不敢,你呢?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