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

男人不該讓女人便秘


男人不該讓女人便秘

文/ 劉育志

這段故事原本是女人之間的私房對話,不過因為隔開診間的拉門隔音效果不甚理想,所以就這麼不請自來鑽進了我的耳朵裡。

事先聲明,本人絕無任何竊聽隱私的意圖。不過,既然聽到了,故事又很精采,只好拿出來跟各位分享分享,相信各位一定會保守秘密。欸……是吧?



每天中午的休息時間,小琳、小芬、小瑜、小葉幾位護理師通常都會聚在一塊兒。收拾桌面準備吃午餐時,小瑜突然發現了一本小冊子,「這什麼東西呀?」

「欸…沒什麼…」小琳連忙把東西收進了抽屜,道:「就禮餅目錄啦…」

見她臉上閃過一絲靦腆,小瑜便大膽推測:「你要結婚了!」

小琳輕輕地點點頭,有點兒害羞,顯然還不太習慣公開自己的喜訊。

「唉呀!要結婚了竟然不跟我們講!」小芬道:「日期訂什麼時候?」

「還不知道啦,就前兩天剛決定。」小琳道。

「你們不是才交往七、八個月而已?」

「嗯。」小琳咧著嘴笑。

「難道是…有孩子了?」

「沒有啦,不要亂講。」小琳連忙否認。雖然沒有看到,不過我相信她的耳根子一定是紅的。

「那究竟為什麼這麼快就決定要嫁給他?」

「因為……」小琳猶豫了一下才道:「我的身體這樣告訴我。」

「哇賽,原來是『性福』美滿呀!」大夥兒異口同聲讚嘆。

「不是那樣啦!」小琳又急又窘。

「不然是哪樣?」

「應該說,跟他在一起我會覺得很放鬆、很安心。」

「還有這種事啊?」

「真的!」小琳道:「我念大學交過一個男朋友,那時候就天天便秘,持續了兩年多,不過在分手之後,突然不藥而癒,超級順暢。」

「赫!你的腸子還會挑人啊?」

小琳聳聳肩,道:「本來我也沒想太多,不過在交了第二個男朋友後,我竟然又開始便秘。」

「哦?」

「那時候便秘真的很嚴重,常常一個禮拜解一次,有夠痛苦。但是在分手之後,就全都好了。」小琳道:「這是我第四任男朋友,也是唯一沒有讓我便秘的男朋友。所以當他提到結婚時,我就答應了。」

聽完小琳的說法,大家都沉默了,畢竟曾經聽過拋繡球挑駙馬,卻壓根兒沒想過有人會把便秘當成挑老公的指標。

見大夥兒面面相覷,小琳尷尬地說:「講完了,就這樣。」

「咳咳!」小芬咳了兩聲,忽然壓低嗓子唱了起來:「相信我,無悔無求,我願為你放棄所有,男人不該讓女人便秘,至少我盡力而為。相信我,別再閃躲,我願陪你直到最後,男人不該讓女人便秘……」唱到這裡終於忍俊不住岔氣笑場,大夥兒笑成了一團。

「厚!你們很討厭耶,早知道就不要講了。」小琳的臉這會兒肯定鼓得紅通通。

又笑了一會兒,小瑜才平復呼吸,道:「別生氣,別生氣,讓身體來告訴你該不該嫁,那很好啊,像我那時候就非常苦惱。」

「妳老公又高又帥,有什麼好苦惱的?」

「他做人是不錯啦,但是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非要嫁給他的裡由。」結婚一年多的小瑜開始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有天晚上,他突然跪下來跟我求婚,我徹底傻掉了,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你拒絕了?」

「也沒有拒絕啦,我只是含糊答應。不過隔天立刻衝去廟裡拜拜,問看看神明的意見。」

「擲筊?」

小瑜點點頭,「問了幾次,媽祖都說好,所以我就嫁了。」

「可是媽祖沒結過婚耶,問祂準嗎?」小芬問。

「應該準吧,至少我覺得還不錯。」

大夥兒又聊了一會兒媽祖,分享問事的經驗後小瑜特別交代:「我去擲筊這件事,你們千萬不能跟我老公講,否則他一定會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結婚這麼重要的事情,女人當然要慎重考慮啊。」

「就是說咩,我現在都覺得當時實在答應得太草率。」小芬忍不住抱怨。

「什麼?妳竟然嫌草率?妳老公可是搞了一個大場面跟你求婚耶。」

關於小芬的「求婚典禮」,我們都有耳聞,她老公精心設計安排了一大群親友團然後包下一整間餐廳,聽說她的婚戒是服務生用盤子端出場的。

「就是大場面才麻煩呀。」小芬嘆口氣道:「那天他說要幫我過生日,結果上菜的時候突然冒出一枚戒指,我當場愣住了。」

「唉呦,明明超幸福,居然還在抱怨。」姊妹淘們忍不住發出抗議。

「妳們不曉得,那時候全場安安靜靜幾十隻眼睛盯著我瞧。」小芬語調哀怨,道:「可是我突然好想放屁喔,如果不趕快答應,我一定會糗死。」

聽她這麼一說,大夥兒全都笑得東倒西歪,至於隔壁診間的我卻得拼命忍住,憋得差點兒斷氣。

「後……後來咧?」小瑜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我點頭答應之後,他們就歡呼鼓掌拉炮放音樂,我當然就能安心放屁了。」

這段屬於最高機密的女人私房話再次印證了,生命總是充滿意外,人生大事也沒有例外。

記住喔,剛剛咱們已經說好的,以上內容皆是最高機密,千萬不能走漏半點風聲,以免引發夫妻矛盾,導致家庭失和。關於保密,各位應該……沒問題吧?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