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蝕骨銷魂急診室


蝕骨銷魂急診室

文/ 劉育志

「醫生,這一點點小傷,不打緊。」王大哥豪邁地說。他個頭大,虎背熊腰啤酒肚,是個虯髯客,鬍子上都是血塊,聲音渾厚。

我低著頭,拿起濕棉棒左撥右弄,好從下巴的大叢林裡瞧個端倪。

「喔,找到了,你下巴底下有道撕裂傷,大概三四公分。」我說。


「會很深嗎?」王大哥問。

「還好,這裡沒什麼重要的神經血管,縫起來就可以了。」

大個頭上樓梯時跌一跤,下巴吻了地板,開了口子。

「大哥,可能要剃掉一些鬍子,好清理傷口。」我道。這鬍鬚想來是他的寶貝,想要捻虎鬚,可是得先報備。

「小兄弟,沒關係,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王大哥一口答應。虯髯客果然乾脆,毫不囉唆。剃了鬍鬚,底下的皮膚是白白淨淨。

這傷口摔得還算整齊,不難處理,只要縫上幾針。日後疤痕會藏在大鬍鬚裡,沒啥問題。

「待會兒給你上局部麻醉,打完藥之後,會麻麻的,雖然有感覺,但不會痛。」我簡單說明了處理程序。

護理師姿琳細心地備上整形縫合包,粉紅色的消毒水,6-0的尼龍線。「6-0」是縫線的規格,數字愈多的線愈細,醫師會依照不同部位的傷口選用不同的線,通常縫肚皮用3-0,縫手臂用4-0,臉上會用6-0的線,這種線比頭髮細,輕飄飄、幼綿綿,像蜘蛛絲。

我夾起棉球,稍稍擰乾,然後開始消毒。才剛剛接觸到皮膚,王大哥縮了一下,可能是會痛吧。

「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我道。

「醫生,我不怕痛,可是這裡很敏感耶。」王大哥道。

「啥?」我一本正經地道,「還是得消毒,才能好好處理傷口。」緩緩神後,手上繼續動作。

當棉球輕柔柔滑過喉頭上邊,「哼…」他忽然發出一聲呻吟,害我頓了頓,心頭一震。

「啊…」

「喔…」

「喔…」

「嗯…」

哇塞,居然就這樣陶醉起來了,還瞇瞇眼!消個毒,竟是如此銷魂,搞得我臉紅心跳。

見我一臉尷尬,躲一旁的學弟這會兒已笑彎了腰,合不攏嘴。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