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沒有人性的醫師


沒有人性的醫師

文/ 劉育志

「真是太沒人性了,竟然寫這種東西。」護理師筱君一臉嫌惡地看著電腦螢幕逐字唸道:「過勞可能導致不慎傷害病人,但是醫師不會因過勞而死亡。」

「因為過勞病倒、死亡、自殺、出車禍的案例多不勝數,這些有頭有臉的醫界大老竟然可以如此冷血地否認。」筱君道:「況且,因此無端遭受傷害的病人難道就該自認倒楣嗎?」


「他寫這些文章的目的是想否認過勞對醫護人員的傷害,不過卻剛好證明了過勞的危險。」我道:「會讓他寫出如此沒有人性的文章,很可能就是過勞造成的傷害。」

「他怎麼會過勞?」筱君啐了一口。

「記不記得他寫過這篇文章。」我在搜尋框輸入關鍵字,很快便找到該位大老過去的投書,裏頭有段話是這樣子,「筆者單獨負責全台大醫院的『內科急救室』長達8年,每周工作超過100小時。」此外他還曾經跟記者吹噓「連續30幾個小時不休息是常態。」甚至主張「請年輕的醫師們,不要相信『過勞死』邪說」。

「早1970年代,研究人員便發現過勞會讓一個人情感耗竭、去人性化,而呈現出冷酷、淡漠、情感隔離。也就是把自己視為工作的『機器』,把其他人當成『東西』。」

「所以說,『沒有人性』是過勞所導致的『症狀』之一?」筱君道。

「大概是這個意思。」我點點頭,「而且大多數身陷其中的人都沒有自覺,還可能以此為傲。從大老的例子,我們便曉得過勞的傷害可以延續很多年。才會自詡為『名醫』卻如此露骨地寫出沒有人性的文章。」

「腦筋清楚的人肯定不會用『睡眠剝奪』來訓練頂尖飛行員、音樂家、運動員,這些大老卻能無視病人安全,以訓練之名行壓榨之實,再厚顏宣稱不眠不休才能訓練出好醫師,實在荒謬到無以復加。」我道:「世界上大概只有一個地方會把睡眠剝奪當作訓練項目。」

「什麼地方?」

「特種部隊。舉例來說,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過程中有個長達5天半的『地獄周』,期間學員僅有4個小時的睡眠。」

「哇…果然是地獄…」

「這種作法其實就是刻意讓戰士『去人性化』,而蛻變為殺人機器、戰爭工具,能夠不加思索地扣下板機。」

睿智的您覺得讓醫師去人性化究竟會救更多人?還是害更多人呢?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