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酒鬼的死劫


酒鬼的死劫

文/ 劉育志

從大學時代起,小賴和阿凱即是標準的「酒肉朋友」,每到消夜時間便會見到他們拎著雞排、啤酒回宿舍。

如今兩人都有了家庭,平日工作又忙,難得相聚時,自然是開懷暢飲。黃湯下肚後,免不了鬧出一籮筐糗事,三不五時都要互揭瘡疤。


「上回阿凱到我家,一連喝了好幾手,後來,阿凱就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反正隔天放假,也就任他睡了。」小賴道:「結果隔天一醒來,我嚇了一跳。乖乖不得了,這小子半夜爬起來上廁所,結果竟然把我的音響當成小便斗,嘩啦嘩啦全灑進去。」

在哄堂大笑中,阿凱瞪了他一眼,道:「不要說我,搞不好根本是你自己爬起來尿的。」

「哈哈哈哈!」小賴笑道:「下回我一定會記得把證據留下來送化驗,讓你心服口服。」

多年下來,同學們早就對這對活寶的行為習以為常,所以當我聽說小賴戒酒的時候,根本不敢置信。

「聽說你戒酒啦?」我問。

「是啊。」

「這次打算戒幾天?」

小賴訕訕一笑,沒理會我的挖苦,道:「真的不敢喝了。」

「那天晚上,我跟阿凱在燒烤店大吃大喝,好不痛快,直到晚上十一點多才離開。我回到家後,當然是倒頭就睡,不過睡沒多久就被電話吵醒。」小賴道:「一聽到凱嫂的聲音,我就瞬間醒了。她說,阿凱還沒回家。」

聽到這兒,我跟著倒吸一口氣。

「他搭計程車,了不起二十分鐘就到家了,怎麼可能經過一個多小時還不見人影。所以立刻請老婆載我出門去找。」

「迷路了嗎?」

「我們從燒烤店沿路尋找,還一直撥他的手機。」小賴道:「當電話終於接通的時候,我心涼了一半。」

「是…」

「是警察。」在這種狀況下聽到警察的聲音,自然會聯想到意外事故。

「幸好人沒事。阿凱下計程車後,沒進家門,反而胡裡胡塗走了兩個街口,然後躺在馬路中央呼呼大睡。天曉得他睡了多久,最後是路人報案,請警方到場處理。」小賴餘悸猶存道:「把他送回家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若非那條路上人車稀少,領回來的恐怕就是一具屍體囉。」

從那天開始,小賴果然說到做到、滴酒不沾,再也不敢拿好友的性命開玩笑。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