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奪命牛奶針


奪命牛奶針

文/ 劉育志

護理師沛芳是「資深的新人」,有多年臨床經驗,所以即使剛到職沒多久,已得心應手。

「你從前在哪邊工作?」見她動作俐落,我忍不住問。

「在某間綜合醫院。」沛芳道。

「應該待很久喔。」

「是呀,那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沒想到一待就待了十幾年。」

「為什麼會跳槽呢?」我問。

沛芳露出苦笑,道:「說來話長。」

「像妳這麼資深的護理人員,老闆應該捨不得放妳走吧。」

「他當然不願意放人,可是我實在不敢繼續待下去。」沛芳遲疑了一會兒,才道:「因為老闆會叫我打針。」

「打針?」

「嗯,幫他打針。」

「幫。他。打。針!?」我倒吸一口氣。

「他的病人很多,工作時間超長,又得隨傳隨到,所以睡眠品質極差,失眠非常嚴重,已經吃安眠藥很多年。不過,口服藥對他來說似乎愈來愈沒效。」

聽到這兒,我大概就猜到了,「所以他開始施打普洛福?」

沛芳緩緩地點頭。普洛福為臨床上相當常用的短效麻醉藥,由於是白色液體,而被稱為「牛奶針」。

「原本他都請另一位資深的學姊幫他打,可能已經有一段時間。」

「很危險耶!麥可傑克森就是這樣死的。」普洛福會對呼吸、心臟產生抑制,使用時必須嚴密監控患者的生命跡象。因為經常遭到濫用且已發生多起死亡案例,如今普洛福被列為第四級管制藥品。

「學姊一直很害怕,怕他會沒氣,每次打藥後都待在旁邊觀察。偏偏他又有點胖,只要一睡著就容易出現呼吸中止。」

「欸,遲早會出事吧。」

「學姊受不了這種心理壓力,又無法拒絕老闆的要求,於是便找了個理由離職。」沛芳道:「隔沒多久,他就找上我。他說得很輕鬆,我可是嚇傻了。」

「萬萬不可,出了事情肯定吃不完兜著走。」我道。

「我拒絕了兩次之後,乾脆離職,以免惹禍上身。聽說他最近是請自己的家人幫忙打針,天曉得什麼時候會鬧上社會新聞。」沛芳嘆口氣道:「真可惜,一個經常被患者誇讚的醫師竟然會落到這步田地。」

這是個血淋淋的例子,提醒我們千萬別低估長期過勞對身心的危害,否則將愈陷愈深,甚至走上藥物濫用的不歸路仍毫不自覺。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