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無效醫療 大有用處


劉育志/醫師、作家

「剛剛在開什麼刀?」見林醫師走進更衣室,我隨口問。

「清創、清創、清創,一整天都在清創…」林醫師嘆口氣道:「永遠清不完的壓瘡。背後清完換兩側,兩側清完換腳跟。各個都是熟面孔,一年需要清上好幾次。」

「壓瘡真的是沒完沒了。」我不禁投以同情的眼光。處理壓瘡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由於整層軟組織都因為長時間壓迫而缺氧壞死,不處理便會腐爛發臭,但是徹底清創後會露出又寬又深的傷口,需要長期照護,家屬經常會將自責、怨懟、不滿等負面情緒轉移到醫師身上。

「這差事跟每天把石頭推上山的薛西弗斯很像,日復一日的徒勞無功,彷彿永無止境。」林醫師道。

「想開一點,至少你有幫到患者啊。」

「嘿,」林醫師冷笑一聲,道:「人家可不這樣想,三不五時就來個核刪,順便放大回推。反正這些處置大概都會被歸為『無效醫療』。」

「是呀,經常有報導在批評無效醫療每年浪費健保幾百億元。」

「我覺得無效醫療這個議題再怎麼談都是空話。站在能省則省的角度,看看報表就能將很多處置理所當然地歸入無效醫療。但是這些患者都是活生生的人耶,究竟有幾個人會認為用在自己或家人身上的醫療叫做『無效醫療』?」

林醫師道:「倘若感情深厚,家屬當然想盡辦法能醫就醫,捨不得放手。倘若退休金豐厚,更是絕對會要求醫生救到底。臥床十多年的老先生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便能繼續領月退、領18%,住院期間還能申請日額保險金,月收入加總起來可以打趴很多上班族,根本就像下金蛋一般,那會覺得醫療無效?」

「倘若沒有感情,也沒有退休金,多數家屬還是會因為擔心被扣上『不孝』的大帽子,而選擇救到底。反正無論用再多都是健保出,能顧全面子又不花銀子。」

提及無效醫療時,醫師經常是箭靶,不過醫師的職責只是依照病情需要提供治療選項,根本無法干涉背後的動機,也不可能左右家屬的決定。

「在第三方付費,健保吃到飽的狀況下,把責任丟給醫師,要求醫師當判官去裁定哪些屬於無效醫療根本不可行。唯一的辦法是提高部分負擔,讓家屬自己決定該投入多少資源。不過,我敢打賭,鄉愿的官員只會煞有其事地打迷糊仗,至於自以為佔到便宜的老百姓將是最大的輸家。」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