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喘不過氣的女孩


喘不過氣的女孩

文/ 劉育志

門診即將結束時,電腦上又冒出一位初診患者。

「咦?怎麼還有人掛號?」我回頭看看時鐘。

護理師若婷正要確認時,門外便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動作這麼快啊。」若婷起身開門。

穿著套裝、高跟鞋,一身OL打扮的李小姐快步走進診間,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掛號櫃台叫我趕快過來,幸好你們還沒離開。」

「醫生…我要做乳房超音波。」李小姐站著一邊喘,一邊說。

「有摸到異常腫塊嗎?」我問。

李小姐搖搖頭。

「有乳癌家族史嗎?」

李小姐同樣搖搖頭。

我依序問了幾個與乳房相關的問題,並在病歷上作紀錄。

「為什麼會想要做超音波呢?」我問。

李小姐坐了下來,不過還是有點喘,「因為我前天去給人家把脈…」

「把脈?」

「嗯,把脈完後他說有乳房腫瘤,叫我來檢查。」

「當時有檢查乳房嗎?」

「沒有,他把脈就知道了。」

「欸…」我的手懸在半空中,不知該如何下筆。若因為這種主訴而安排乳房超音波,肯定會被健保審查委員大筆一刪,順便放大罰扣幾十倍。

當我還在考慮該怎麼回答的時候,李小姐問:「醫生,能夠今天做超音波嗎?」

「今天?」我面露難色,「沒辦法耶,剛剛問過放射科櫃台,乳房超音波最快大概要排到三個禮拜後。」

「三個禮拜!?」李小姐一臉震驚。

「沒辦法,最近患者很多,所以要排比較久。」我道。

「那我可以去掛急診嗎?」

「恐怕沒辦法,乳房腫瘤沒有立即生命危險,急診應該不會受理。況且,急診室也沒有合適的機器可以替你做乳房超音波。」

「真的不能立刻做嗎?」李小姐哭喪著臉道:「我想我可能撐不到那個時候…」

「小姐,妳先別緊張…」我委婉地解釋:「一來,你不見得有乳房腫瘤;二來,即使有乳房腫瘤,肯定不是今天長出來的,也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出現大變化。」

「可是,我真的愈來愈喘,愈來愈不舒服,所以才會臨時跟公司請假,趕過來看門診。」李小姐道。

「愈來愈喘…」原本我以為是方才急急忙忙的奔跑讓她上氣不接下氣,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歇息,她的呼吸還是有點急促。

「我就是覺得胸悶不舒服才去給人家把脈,聽他那樣說,我就掛了下禮拜的門診。可是今天覺得呼吸愈來愈不舒服,於是趕緊過來。」李小姐不死心地問:「其他醫院的乳房超音波也要排這麼久嗎?」

「小姐,妳先別說話,幫你聽一下。」我從口袋裡拿出聽診器。她的呼吸聲完全符合我的預期。

見我放下聽診器,李小姐焦急地問:「有沒有很嚴重?能不能立刻做檢查?」

「小姐,我現在開單,你立刻過去放射科。」我特別強調:「立刻!」

「太好了,謝謝醫師。」李小姐的臉上露出喜色。

我迅速輸入檢查代碼後,印表機便呼呼地開始運轉,「小姐,你等一下要做的檢查不是乳房超音波。」

「什麼?」李小姐愣住了。

「你需要去照張X光片。」

「是…乳房攝影嗎?」

「不是乳房攝影,是胸部X光。」我道:「讓你胸悶不舒服的主因應該是氣胸。」

「氣胸?可是我想檢查乳房耶…」

「我們的胸腔裡有肺臟,肺臟由許多肺泡組成。」我在紙上畫了示意圖,「當肺泡破裂時,漏出的空氣會積在胸腔裡,讓人感到胸悶、呼吸不適。倘若沒有及時處理,愈積愈多的空氣使肺臟塌陷,將讓人喘不過氣,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李小姐瞪大眼睛,完全說不出話。

「照完X光後,我們直接過去急診室,依你的狀況應該需要趕緊插胸管引流胸腔裡的空氣。」我迅速說明了治療計畫。

這會兒,若婷已經準備好輪椅,道:「小姐,你坐上來,我送你過去。」

「我…我可以自己走…」李小姐有點遲疑。

「不要勉強,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坐輪椅吧。」聽完我的勸說,她才坐上輪椅。

「劉醫師,那我就順便把病歷帶過去囉。」若婷道。

「沒問題,我先請他們準備器械,待會兒急診室見!」

當我拿X光片跟李小姐解釋時,她依然半信半疑,直到插完胸管,延續多日的胸悶不適大大改善,她才相信問題真的出在肺臟。雖沒如願做到乳房超音波,但是既然撿回一條命,當然也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