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

診間裡的慾乳小姐


診間裡的慾乳小姐

文/ 劉育志

「劉醫師,待會兒有位小姐會來找你,她想了解無痛大腸鏡,剛剛在電話裡問了很多問題。」護理師婉淩遞了一張紙條給我。

「沒問題。」大腸癌的發生率愈來愈高,許多人都了解定期檢查的重要性。我看看紙條,疑惑地抬起頭,問:「這是…她的名字?」

「是啊。」

「慕。慾。乳!?」我一臉不可置信,「這是開玩笑嗎?真的會有人把名字取作『慾乳』?」

「應該沒錯。」婉淩用力點點頭,肯定地道:「我本來也以為聽錯了,所以還跟她確認了兩次。」

說老實話,那天看診時我一直盼著慕小姐的到來,畢竟在台灣姓慕的人不多,「慾乳」這個名字更是聞所未聞。

慕小姐三十多歲年紀,談吐溫和有禮,她對自己的家族史與身體狀況皆很清楚,也事先讀了許多資料,了解大腸鏡的優點及可能的風險,相當好溝通,稱得上模範病人。

在慕小姐離開診間後,我終於笑出聲來,對抿著嘴唇一臉古怪的婉淩說:「來來來,要不要解釋一下那個名字是怎麼回事?」

我拿起病歷指著封面道:「人家的名字明明是好聽又氣質的『慕譽如』,怎麼會變成『慕慾乳』咧?也差太多了吧。」

「我也覺得怪怪的啊,所以有再次確認…」婉淩小聲地道。

「你們當時究竟是怎麼說的?」

「一開始我聽到『沐浴乳』的時候,以為是惡作劇,就問她怎麼寫。」婉淩道:「然後她就說是羨慕的『慕』,性慾的『慾』,乳液的『乳』。我愈聽愈怪,而且她的手機訊號很不穩定,所以又問了一次。聽她說得很認真,一點都不像開玩笑,所以我就相信了。天曉得會差這麼多…」

聽婉淩說完,我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她說的是信譽的『譽』,如意的『如』!」

「欸油!她可以說名譽的『譽』,如果的『如』,這樣應該比較不會出差錯吧。否則手機訊號那麼差…」懊惱的婉淩試圖強調這一切都是手機的錯。

「放心啦,我又不會說出去。」我補了一句:「雖然真的很好笑。」

「千萬不能說!實在糗死人了…」婉淩抱住頭道。

這幾年來我一直很有義氣地守口如瓶,但是每次看到沐浴乳的時候腦海裡都會浮現那張被婉淩毀屍滅跡的紙條。我想,把糗事「寫」出來應該不算違背諾言吧!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